爆文小說網 >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> 第9章酒墨幽(下)
  酒墨幽揉了揉江岫白的腦袋,肯定道:“是的,陪我練劍,撫琴也可。”

  江岫白撲閃撲閃的眨著眼睛,面上一臉天真的樣子說道:“可我不會呀!”心里卻默默吐槽道:大哥你想找個陪練不早說,像個病嬌一樣,‘留在這里,留在這里’的,我以為你要干什么似的。

  酒墨幽捏了捏江岫白嫩白的臉,微微一笑:道“我來教你舞劍,撫琴……”

  江岫白忍著打斷臉上那只咸豬手的沖動,眨了眨眼睛:“這位仙人,我才剛剛洗髓,靈識離體太久會沒命的,倒也不是我貪生怕死,就是怕我死了,就沒人能陪著仙人了。”

  “小白,沒事的,玉佩中一年,不過就相當于外界一時辰罷了,不必驚慌,到一定時間我會放你出去的,不過這玉佩因你的靈識所顯,現與你的命格也息息相關,平日佩戴這玉佩還可以隱藏你的修為。”

  江岫白聽著瞪大了雙眼,天吶!她豈不是至少也要在這里呆個三年五載的才能出去?不過好在她有良好的適應能力,迅速接受了現實。

  反而還自我安慰道,打不過就認慫,不丟臉,就當是免費找了個老師一對一輔導,順便還能在考靈道院前多練習練習,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。等她強大了就掐著酒墨幽的臉,讓他叫爸爸,哈哈哈!

  酒墨幽看著面前的小姑娘,呆呆著想著其他事情,剛想再伸手摸摸她的頭發,卻見小姑娘眸光一閃,扯著他的衣袖晃啊晃,還眨著水靈靈的眼睛,一幅我見猶憐的模樣看著他。

  “仙人,您對我太好了,還愿意教我劍法,撫琴……我愿意拜你為師,以后一定孝敬您老。”

  說著就起身叩拜,“師父在上,請受徒弟一拜。”

  小木屋一片安靜,屋外的風雪突然就停了下來。

  爐上的茶壺,冒著熱氣,咕嘟咕嘟的頂著壺蓋作響。

  酒墨幽著看跪在自己的面前小姑娘,睜著大眼睛,睫毛一眨一眨的看著自己,他的眼里閃過一絲柔和。

  江岫白并沒有錯過酒墨幽眼里閃過的那一絲柔和,立馬就得寸進尺的抱住男子的大腿,小臉緊貼著酒墨幽的大腿,鼻尖傳來一道很好聞的幽香,沁人心脾。

  江岫白面上可憐兮兮的,再配上被酒墨幽揉著有些凌亂的頭發,就像是被負心漢欺負過,又拋棄的小姑娘,好不可憐。

  但她心里卻暗自竊喜,好說歹說我也是看過瑪麗蘇電視劇的女人,再加上受短視頻的浸淫,不就是撒個嬌嘛,又有什么難度,那句‘撒嬌的女人最好命’果然沒錯。

  她抬起頭,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酒墨幽,一幅淚眼欲滴的可憐樣,帶著些許哭腔道:“仙人,你就收了我吧!收了我吧!”

  江岫白緊緊抱著酒墨幽的大腿,酒墨幽渾身僵硬,不敢亂動,雖說面前的江岫白不過十二三歲的樣子,但畢竟也是女子,在他殘存的記憶里,并未與其他人如此親近,

  再者他在這玉佩呆了上萬年,也沒有和其他生靈接觸過,一時被一個極其可愛的小姑娘抱著大腿,一時有些尷尬,自是不敢亂動的,只能緩緩開口安撫道:“小白,你先放開。”

  江岫白聽出了酒墨幽聲音有些顫抖,突然間就明白了自己抱著的男子,或許不是變態,只是在這玉佩里呆久了,有些不通人情世故,就像一張白紙,還有點小孤獨,才會想讓自己在這里陪著他。

  江岫白瞬間有些可憐被自己抱著大腿的男子,不過都已經到現在這個地步了,戲自然是不能白演,自己好歹也要學點劍法什么的,才能不辜負她這精湛的演技。

  江岫白用臉蹭了蹭酒墨幽的大腿,帶著哭腔道:“不放,仙人不收我為徒,我就不放手。”

  酒墨幽感受著腿上的溫度,無奈的揉了揉江岫白的頭頂,頭發更亂了些,好像更可憐了。

  酒墨幽看著可憐兮兮的女孩,心里默默嘆了口氣,柔聲說道:“好,你放手,我收你為徒就是了。”

  江岫白一臉聽話乖巧的樣子看著酒墨幽,松開了抱著的雙手,乖乖坐在面前的木制地板上,很專心的看著面前的男子,面帶笑意,不得不說酒墨幽長得很是養眼。

  酒墨幽好像看見了一只搖著尾巴的修狗,他搖了搖頭,打破了這個不切實際的幻想。

  兩人隔的極近,他在江岫白黑色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,他伸手提起燒開的茶壺,給自己的杯子里倒了杯茶,遞給了江岫白。

  江岫白接過遞過來的茶,一飲而盡,心想,天吶!剛拜師,帥哥就給自己遞茶,果然這戲沒白演,要是在前世自己怎么也能進娛樂圈混出一番名聲來。

  不過,這茶可真是好茶,江岫白覺得自己喝了兩杯茶后,靈識倒是比之前更為凝練了。

  酒墨幽看著接過茶一飲而盡的江岫白,嘴唇微動,嘆了口氣無奈道:“這是拜師茶……”

  江岫白有些尷尬的看了看酒墨幽,又看了看手中的茶杯,急忙又倒了杯茶遞給酒墨幽恭敬道:“師父,喝茶。”

  酒墨幽接過茶杯,輕抿了一口,表示喝過了茶,她就是他的小徒兒了。

  江岫白笑嘻嘻的看著酒墨幽,散發出一種從內到外的喜悅,心想自己終于騙到了一個免費的師父。

  酒墨幽看著面前自己剛收的小徒兒,笑得一臉甜膩,沒忍住又揉了揉江岫白的腦袋,看著江岫白稍鼓起的臉頰,真的很可愛。

  自己的小徒兒小心翼翼的說:“仙人,能不要不要揉我的頭頂,再揉它就真成雞窩了。”

  沒有聽到自己想聽的稱呼,酒墨幽微微蹙眉道:“不要叫仙人,叫師父。”

  “師父!”

  聽到女孩脆生生的一句師父,酒墨幽眉頭微展,很是滿意。

  “不會成雞窩的,你現在是靈識,靈識便是意識,只要你集中精力,想象你自己頭發整潔模樣,就會恢復原來的樣子。”

  江岫白按照酒墨幽說的話語,集中精力默默想象,再睜眼,找到木屋的水鏡看了看,果然恢復了。

  果然,有師父教,比自己慢慢摸索就是好,江岫白眨了眨眼睛:“師父,那我什么時候開始學劍呀?”

  酒墨幽看著她頓了頓開口道:“這世間任何的修行方法,都要匹配對應的經脈運行方式,現在你在這一方天地里僅是以靈識的方式存在,劍法只能學其劍勢……”

  說著伸出手掌,掌中頃刻間便幻化出了一本書,“這本書你先拿去,最好能做到熟記,如果有不懂的隨時可以來問為師。”

  江岫白雙手接過那本書,沒有書名,卻顯得古樸厚重,翻開一看,目錄上記載著劍譜,食譜,藥譜,陣法,算法,樂譜……

  “還有樓下的房間,你隨便選一間住著就好,為師住在樓上。”

  這個木屋在外看著雖是一間簡陋的木屋,但內里卻是一間極為雅致的閣樓。

  酒墨幽叮囑后就上樓了,本來打算留著這個小姑娘陪著自己的,沒想到卻做了人家的師父,既然做了人家的師父總要教點什么給自己的小徒兒的。

  自己也要盡快凝煉靈魂,煉制真身,總要護著自己的小徒兒才好,畢竟自己的小徒兒那么可愛。

  江岫白捧著書在書桌前靜靜坐了下來,細細研讀起來,這本書雖然外表看著薄薄的一本,但內里卻是密密麻麻的條目,用手點開,就是相關的介紹,

  有些類似于平板的感覺,但在質感方面,卻更勝一籌。書里的內容有些和她在系統商城里看過的類似,只不過名字不同罷了,江岫白找出系統商城的書籍,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