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文小說網 >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> 第8章酒墨幽(上)
  宋嬤嬤帶著江岫白來到了一間院子,這院子名叫怡和院。

  宋嬤嬤指著兩位丫鬟說:“三小姐,以后這就是你的院子,這兩個丫鬟以后就是你的貼身丫鬟。”

  “采青,采月,以后好好伺候三小姐。”

  “是”兩個丫鬟回答道。

  “三小姐,如果沒有什么事老奴先退下了。”

  江岫白點了點頭道:“嬤嬤慢走。”

  江岫白打量了一下這個院子,雖然只是一處小小的院落,里面收拾的卻也極其的雅致。院子中間有兩棵極大的樹,一顆是桃樹,一顆是梨樹,上面掛著幾個青綠色的果實。

  還有各種不知名的花卉,墻角還有棵樹,應該是梅樹,樹下還扎了個秋千,窗口下還放著一口石缸,里面養著荷花開得正好,灼灼荷花瑞,亭亭出水中。

  江岫白在心里感嘆,不愧是相府,好奢侈。畢竟上輩子還沒來得及買房呢,就掛了,唉。

  江岫白一面心里感嘆著,一邊抬腳走上了青石臺階。兩個丫鬟也跟著進入了屋內。

  江岫白轉頭對兩個丫鬟說:“采月,采青你們去叫院子里所有的人來這見我。”

  采青,采月兩人對視一眼,跪在江岫白面前道:“請姑娘賜名,奴才采月,奴才采青,一定對主子忠心。”

  江岫白下意識一躲,隨即又站直身子,笑了笑:“那采月叫竹萱,采青叫竹染怎么樣?”

  兩個丫鬟頓時滿眼喜色,:“謝姑娘賜名。”

  江岫白頓頓,對兩個丫鬟說:“算了吧,先不去叫院里的人了,你們先退下吧!”

  兩個丫鬟起身退下,輕輕關上了房門。

  江岫白這才仔細打量起自己住的屋子,看起來相府對著個抱錯的三小姐還算不錯,只見這臥房是云頂檀木作梁。

  四面柱子吊著淡紫色的帳幔,屋子中間又放了一架青檀烏木的十二云水間立屏,后面是一間架子床。

  臨窗的紫檀大書案前靜置著文房四寶,還有有一個插著玉蘭花的汝窯梅瓶。

  江岫白見時間還早,就先找出系統商城里的書看了起來。

  良久,就見竹萱走了進來,說道:“姑娘,二小姐來訪。”

  江岫白聽了微微一愣,女主來了,她收起書忙道:“快請進來。”

  說著江岫白出去迎了迎姜星晚,姜星晚身著淡粉色的華衣,外披白色紗衣,露出優美的頸項和玉瑩冰清的美人骨,裙裾如雪月光華繡著點點紅梅,腰間一同色腰帶,將腰部盈盈系住。

  果然不愧是女主,相貌自然是無可挑剔的。

  兩人微微見禮,姜星晚紅著眼眶看著江岫白道:“都是我不好,霸占著三妹妹的身份這么多年,還霸三妹妹的未婚夫,現在三妹妹回來了,一切都物歸原主了,三妹妹有什么需求一定要告訴我,姐姐一定幫你,還有妹妹剛來明日貴妃必定要召見你,妹妹的要好好私下準備一下。”

  江岫白微微一笑:“二姐姐不必自責,你我本就是一場意外,怎么能算作姐姐的錯呢,二姐姐本就是與相府有緣分的,還有謝謝姐姐的提醒。”

  主要你是女主,你如果不抱錯怎么遇見男主呢?不然么展示你的善良,你的糾結,你和男主紀懷澈的感情的一波三折呢,江岫白默默吐槽道。

  不過女主來這是特意提醒,還是有其他事呢?原主的女主可是大圣母,以德報怨感化型的,現在是真圣母還圣母白蓮花,看來還得慢慢看。

  就在兩人交談時,就見守在門口的丫鬟竹染和姜星晚的丫鬟秋月道:“姑娘,老夫人派人傳話,說是要一起用晚膳。”

  姜星晚拉著江岫白的手道:“我平白無故做了相府的小姐這么多年,妹妹不怪我,妹妹可真好啊,妹妹如果不嫌棄,就和我以一道去祖母那里吧!”

  江岫白笑道:“謝謝姐姐,正好我對相府也不熟悉,有姐姐陪我正好。”

  兩人一起來到了老夫人的萬壽堂。

  老夫人正閉著雙眼,輕歪著身子隨意的躺在榻上。

  韓嬤嬤一看老夫人這個樣子,就不敢打擾,輕手輕腳的退了出來,吩咐門外的丫鬟小廝輕著點。

  韓嬤嬤剛退出來,正和丫鬟吩咐晚膳的事宜,就聽見了老夫人不緊不慢的聲音從屋子里傳了出來,韓嬤嬤趕忙進屋伺候老夫人起身。

  “姐兒們和哥兒們到了沒,還有明誠明遠明陽怎么樣了?”

  韓嬤嬤不慌不忙的回道:“都在外面候著,老夫人放心。”

  “那就準備傳膳吧!”

  老夫人出來,眾人一一行禮問好,一起走向西偏廳。

  西偏廳有一張大圓桌,一般來老夫人這里用膳,眾人都坐在那里。

  圓桌上的膳食很是豐盛,滿滿當當的擺了一大桌。

  隨著老夫人入座,眾人也就一一就座。

  老夫人看著江岫白向眾人道:“這是白姐兒,以后就是相府的三小姐。”老夫人又看著江岫白介紹道:“白姐兒這是你大叔叔,這是你小叔叔,這……”

  江岫白一一見禮,原主的父親姜明遠看著自己的女兒,嘴唇動了動,想要說什么,最終沒有張口。

  ……

  晚膳過后,江岫白就回了自己的小院子,女主姜星晚也帶著自己的婢女回了自己的雨軒閣。

  大戶人家,主人休息時都會有婢女守著伺候,江岫白一是不習慣,二是她還要看書,就沒讓丫鬟守著。

  她找出那塊玉佩,走到榻邊坐下,月光恰巧灑向玉佩,江岫白看了半天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  但她肯定這塊玉佩肯定和她暈過去有關系,她拿著玉佩靜靜思索之前的細節,她閉上眼睛,凝結靈識,就像那天在石洞里那樣,清風拂過,她的靈識觸碰到了玉佩。

  玉佩突然亮起一道白光,再次睜眼時,已是另一方天地,江岫白想到了一個小說中常有的東西“空間”,沒想到這玉佩竟自成空間。

  放眼望去,處處冰封,漫無邊際,玉佩中的世界竟是一處冰雪苦寒之地。可奇怪的是她并不感覺到冷意。江岫白向前走去,遠處好像有間小木屋,她踏雪向跑去。

  木屋越來越清晰,她突然就停下了腳步,呆呆得看了起來,因為木屋前有人在舞劍,那人眉如墨畫,面如冷玉,透露著清冷孤傲,薄唇緊抿,雪色蓮花玉簪綰起墨發。

  整個人散發出一份絕俗的飄逸感,長劍掃過地面,揚起雪花飄舞。見有人來此,便收了劍,向江岫白走來。

  江岫白看著越來越放大的面容回過神來,心里暗暗吐了一句:‘色字頭上一把刀啊!’。

  來人薄唇輕啟:“是你呀,笨丫頭,你進來了?”

  江岫白一臉疑惑,下意識忽略了那句笨丫頭:“你見過我?”

  “見過的,前些日子在水池里見過的。”

  “那么說,我暈過去與你有關?”

  “我只是幫幫你罷了,畢竟我有好多年沒有見過人或者其他生靈了,你就留在這里陪陪我吧!”

  江岫白迅速抓住了這句話里的異樣,“留在這里!!”

  “是啊,這就是幫你的報酬,留在這里陪我”男子的聲音帶著些許魅惑,聲聲入耳,擾人心扉。

  “留在這里,留在這里……”江岫白呆呆的重復男子的話語,一步一步向男子走去,突然她猛地停下腳步,轉身就跑。

  男子看著轉身離去的身影,嘴角微微上揚,眼神變得銳利,風雪越來越大。

  風雪吹著江岫白渾身顫抖,周圍的風雪更大了,江岫白瞇著眼,深一腳淺一腳向前奔跑,雪花掛在她的睫毛上,不久又被大風吹散。

  “木屋!”她又回來了?江岫白一看自己又回到了原地就停了下來,一邊呼喚系統,一邊緊盯著男子,看他有什么異動。

  男子看著跑了一圈又回到這里的女子,輕笑一聲:“還是留在這里陪我吧!”

  江岫白呵呵一笑,心知自己暫時逃不了,朝著男子笑得像朵花似的:“來,進屋說,外面冷的像像啥似的,不要凍著了,不就是留下陪你聊會嘛!”

  邊說著就朝木屋走去,男子聽了江岫白的話,微微驚詫,隨即也跟在后面向木屋走去。

  “宿主~”

  江岫白聽到腦海里系統的聲音連忙問道:“現在是怎么回事啊?還有你在干什么?半天了都聽不到你的回答,再這樣搞下去,你的宿舍遲早得玩完。”

  系統哭哭啼啼道:“宿主,我也不知道啊,這是新世界,需要宿主自己探索,還有是宿主嫌棄我吵的,我才去休眠的,宿主這是嫌棄我了嗎?嚶嚶嚶……”

  “那這么說,你就什么用處都沒有了!還有不要哭了!”

  “宿主~人家還可以陪你聊天嘛,宿主加油哦,我相信你可以擺脫這小小的困境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江岫白和系統聊天的功夫已經到了木屋前,不再理會系統,她轉頭看了一眼緊隨其后的男子,推開了木屋的門。

  木屋內竟另有乾坤,完全不似之前在外面看到的簡陋。

  江岫白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,順便伸手給自己倒了杯茶,用茶水潤了潤嗓子,也驅散了些許寒意。

  男子進來后隨手關上了門,看著面前毫不客氣的女子微微蹙眉,隨即又想到反正以后也是自己的人了,就不再計較。

  江岫白看男子隨意的坐在自己身旁,伸手給男子也倒了杯茶。面上笑嘻嘻的,心里卻一刻也不敢放松。

  她看著男子接過茶,開口道:“您既然這些天一直在,大概也知道我叫江岫白的,您說想要我留下來陪您,您看需要我看些什么呢?”

  江岫白一邊說著一邊暗暗打量著男子,還順便自我安慰道:大丈夫能屈能伸。

  男子薄唇輕啟“吾名酒墨幽,陪……”陪他干什么呢,酒墨幽陷入了沉思。

  他本是一縷殘魂,因得這塊玉佩才得以安存,前塵往事大都沒有了記憶,只記得自己叫酒墨幽。

  玉佩溫養了他的靈魂,同樣他也離不開玉佩,這塊玉佩與其他法器不同的是,在外一載春秋,在玉佩里卻是千年時光。

  這些年來,他唯一可干的事就是完善劍譜,練劍,完善琴譜,撫琴,烹茶……或許是太沒有見過其他生靈的緣故,一見到這個小姑娘就想讓她留下來,具體要陪他干點什么,其實他自己也不清楚。

  江岫白看著面前陷入沉思的男子,開始計劃著如何逃離這里,不出意外的話,她現在在玉佩里的自己其實是自己的靈識所化,肉體應該還在榻上坐著。

  她在腦海里慢慢搜索關于最近自己看過的關于器法的書籍,尋求破解之法。面前的這位玉骨仙姿的男子雖說現在他還沒有傷害自己的意思,但是也不能證明困在這塊玉佩里久了,是不是心理變態了。

  不一會兒,酒墨幽恍然間了悟,舒展了眉頭,江岫白一直在關注身邊男子的一舉一動,見他稍有動作就睜著卡姿蘭大眼睛看著他,一個勁的笑。

  酒墨幽被江岫白的笑容糊了一臉,齁甜齁甜的,沒忍住伸手摸了摸江岫白的腦袋,不得不說手感還不錯,抿了抿唇道:“留在這陪我練劍吧!嗯……小白?”

  “練劍?”江岫白強忍著頭頂被撫摸的不適,驚詫的問道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