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文小說網 >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> 第2章相府嫡小姐
  屋內正在說話的宋嬤嬤皺了皺眉頭,周氏說了聲抱歉,忙出去迎了迎。

  夫婦倆一同來到屋里,周氏向江昊民介紹道:“這位是宋嬤嬤,和胡管家。”

  宋嬤嬤,胡管家起身相迎。

  江昊民進屋前就聽妻子講了發生的事情,連連讓座給眾人。

  眾人再次一一就座。

  宋嬤嬤接著講道:“現如今得知小姐流落在外,自是要接小姐認祖歸宗的。”

  屋內,眾人都聽了沉默不語。

  這時江岫白疑惑的問道:“那你們是怎么發現被抱錯的。”

  江岫白的這一聲道出了眾人心里的疑惑,眾人忙看向宋嬤嬤。

  宋嬤嬤嘆了口氣,苦笑道:“這事說來也趕巧,前些日子那奶娘得了急癥走了,臨死前約莫是良心不安的緣故,把這件事告訴了她兒子。”

  “突然知道這么大的事,奶娘的兒子一時煩悶,和府里的小廝喝了酒,被套了話。”

  “小廝就把這事稟告給了相爺。相爺這才知道小姐的下落,這不,一知道消息馬不停蹄的就派老奴和胡管家接小姐來了。”

  江岫白神色不變,淡淡的看了眾人一眼,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:“你們怎么就能證明我不是江家的孩子,再者說了,當年場景混亂,萬一是奶娘記錯了呢?”

  宋嬤嬤明顯一愣,想不通怎么有人愿意不去當千金小姐,在這里當鄉野村姑的。

  宋嬤嬤忙說道:“當年的接生婆說,小姐的手腕上有一道梅花胎記。”

  眾人就把目光移向的江岫白的手腕,發現影影約約的被袖子擋住的有一塊胎記。

  周氏聽了這話心里一咯噔,江岫白手腕子上的梅花胎記她自是知道的。她面色復雜的看了看江岫白。

  這時江岫白說道: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有梅花胎記的,也不知道接生的婆子有沒有說謊,所以……”

  江岫白話鋒一轉對著周氏道:“嬸嬸,我總不能這么不明不白地就跟別人走了,我還要等我爹娘回來呢!”

  江岫白說完對自家嬸嬸叔叔微微欠身行了一禮就離開了。

  江昊民看了周氏一眼嘴唇微動想要說什么。

  宋嬤嬤就已經氣得漲紅了臉,沖著江岫白的背影就喊道:“不知道有多少姑娘上趕著來相府呢!你一個鄉野村姑有什么值得我們騙的,有什么可懷疑的。”

  相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京城的哪個不巴結著相府,他們屈尊來這鄉野之地認親,哪怕認錯,誰有會拒絕?

  真是豈有此理!!!

  江昊民一聽宋嬤嬤說自家侄女,心里就有些不高興,開口道:“我們這座小廟容不下你們這尊大神,要認親找別家去,我們江家的養了十一年的姑娘,不是你說是你家就是你家的。”

  周氏一看丈夫如此態度忙忙應和:“我雖然是個鄉野村婦,也知道凡事講求個證據,你們這樣無憑無據的就說白姐兒是你家的,是個什么理,虧你們還是京城相府的人。”

  “你們這一個個紅齒白牙的,上下兩片嘴唇一碰,就要帶走我江家的姑娘,還有什么天理?”

  宋嬤嬤指著周氏,氣得嘴唇直哆嗦“你……你……簡直不可理喻。”

  胡管家這時出來打圓場道:“既然白姑娘不愿意跟我們回去,想來是和我們還不熟,白姑娘謹慎一點自是沒關系的。”

  “待我們稟明了老夫人,改日我們一定帶證據前來。”

  離開的江岫白自然是不知道堂屋里發生了何事。

  此時的江岫白心情煩悶,倒也不是因為相府的事,而是話嘮低智系統在她腦海里吵吵鬧鬧的不安分。

  “宿主,你為什么不回相府,你就是相府嫡出的女兒,只要你回去……”

  “你給我閉嘴,你再吵,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死在你面前,你不要忘了,你說過這是你的最后一次機會,失敗就會銷毀,大不了同歸于盡。”

  系統立馬就安靜了。

  江岫白長舒了一口氣,終于安靜了。

  果然橫的怕不要命的。

  待堂屋里的一行人走了之后,周氏看著丈夫頓了頓開口道:“這事你說是真是假?”

  江昊民看著妻子道:“八成可能是真的,但白姐兒看著不愿意去相府,你去問問白姐兒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  周氏應了一聲,離開堂屋,去了江岫白屋里,江岫白在在練字,她也識不了幾個大字,就覺得白姐兒寫得和學堂的夫子一樣好。

  周氏輕喚了聲:“白姐兒。”

  江岫白抬頭看見了周氏,連忙往屋里招待,拉著周氏的手坐在床上:“嬸嬸,我知道你是來問我剛才的事的。”

  “我也知道剛才宋嬤嬤說的極有可能是真的,可是嬸嬸,我爹娘就我一個獨女,我若去了相府,他們回來了該怎么辦呀?”

  “還有嬸嬸和叔叔待我這么好,我也舍不得嬸嬸和叔叔,相府的先夫人早就去世了,我回到相府連個親近的人都沒有,嬸嬸舍得我離開嘛?”

  周氏捏了捏江岫白的手:“你這孩子,嬸嬸也舍不得你,可相府的人不會善罷甘休的。”

  “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嬸嬸~,我想吃你做的紅燒肉。”

  “哎,嬸嬸這就去給你做。”

  江岫白看著周氏離開后,看著自己寫得字發呆,她心里也知道,這相府是不去不行的。

  原主的親生母親和宮中的云貴妃是閨中密友,倆人曾指腹為婚,原主與五皇子有婚約,而且還是圣上指的婚。

  不知道抱錯還好,如果知情不報,有一天泄露了,犯的可是欺君之罪。按照原主父親謹慎的性格,是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的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