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更伸手抱住我,“嗯,你夢見了他們,所以現在他們來找你了。”
我哭著哭著,又笑了,我的孩子終于來了。
“那我要去買很多東西,我要先準備好,吃的喝的玩的,都要準備好,夫君,走,我們去買東西。”
我拉著五更,迫不及待的朝著街上跑去。
然而才剛出門,就被五更拉了回來,一把按在了門后面,我疑惑的看著他。
而他卻是滿臉警惕甚至害怕的看著外面。
我疑惑的順著他的時間看去,只能看到一個白色的背影,那個背影挺拔如松,墨發隨風飄揚,不難想象,他轉過身,應該是一個非常俊朗的公子。
“怎么了?夫君認識那個人?”
五更一愣,抓著我的手緊了緊,但是卻沒有用力。
“以前認識,現在我不想看到他,夫人,我們先回去了吧。”
見他臉色不好,我點了點頭,“好。”
雖然又了孩子我很開心,但是我還死活不想他在不開心的情況下隨我逛街。
回到院子之后,我便犯困了,五更給我弄了點吃的,我便去午睡了。
時間又過去了幾天,從懷孕之后我便安心的在家養胎。
從上一次遇見那個公子之后,后面買菜什么的,都是五更一個人去,他再也沒有帶我上過街。
而今天,我剛午睡沒有多久,外面便傳來了打斗聲。
我起身從窗戶那里看去,是五更和之前看到的那個身影在打架。
我快步走出去。
“住手!”
兩人停下打斗,對方滿臉開心的看著我,“阿玉,就知道你沒事,我終于找到你了。”
說著他便要朝著我走來,但是卻被五更擋住了。
“太子,你應該清楚,現在,她不會隨你回去了。”
宮紀南冷哼一聲,“太子?不,你錯了,現在你應該尊稱我為皇上,所有的危險,我都已經清除了,阿玉隨我回去,她能一世無憂,以后再沒有人能欺負她傷害她了。”
“你帶她離開的事,我可以不追究,但是你應該很清楚,她不愛你。”
五更握緊了拳頭,他眼里帶上痛苦,“好,既然如此,那就將選擇權交給她如何?”
宮紀南自信的點頭,“行,那就聽你的。”
兩人說著,將目光看向了我。
“阿玉,所有欺負你的人都被我清理了,以后你可以無憂無慮的隨便囂張,以后再不會受傷了,你想要的一切我都能給你了,阿玉,隨我回去好不好?”
比起宮紀南說了很多,五更卻是張了張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甚至看他都不敢看我。
我看著他們,然后慢慢走過去。
穩穩的走到五更的身邊,“我不會隨你走。”
宮紀那你滿臉的不敢置信,“為什么?你想要的我都能給你了,以后也不會有人傷害你了,阿玉,隨我回去,你便是世間最尊貴的皇后,所有人都得聽你的。”
我搖了搖頭,“我不想當皇后,我只想和夫君,還有我們的孩子,平平淡淡的生活。”
說著,我伸手扶上平坦的肚子。
宮紀南滿臉的不敢置信,“你們成親了?還有孩子了?”
我點了點頭,“嗯,孩子有一個月了。”
他不敢置信的退后一步,隨即的傻笑兩聲,最后是凄慘的笑聲,他失魂落魄的走出院子,“好,我知道了,以后我不會再來打擾你了。”
說著他慢慢朝著遠處走去,我看著他的背影,直至他的身影消失。
“青玉,你。。。。可知他是誰?”
我笑著轉頭看向五更,“他不都說了嗎?他是皇帝。”
“那你不后悔嗎?他很愛你的。”
我笑了,“以愛為囚籠,那也是愛嗎?”
五更眼神一震,他低頭看著我,“可你以前也很愛他,我以為你看到他回想起來,會和他一起離開。”
我抬頭看向五更,“所以這就是你這段時間害怕的事情嗎?”
五更一震,我卻燦爛一笑。
“五哥,不,夫君,我其實不愛他,我愛的是夢境里的宮紀南,而不是現實里的他,現在我愛的是你。”
五更瞳孔一縮,滿臉的震驚,“你。。。。想起來了?”
我微微一笑,轉身朝著屋里走去,關門時看向他,“你猜?”
從懷孕之后,我的心結慢慢打開了,這幾天我在睡夢中,想起了所有的事情。
沒有告訴他,只因為我覺得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,沒有必要再提了。
但是今天,宮紀南找來了,我不得不提,也不會跟著他離開。
一開始我被夢境里無微不至的宮紀南所吸引,但夢境終歸是夢境,而且現在我很知足,有我我愛的人,以及愛我的人,還有了我的孩子,過著我想過的生活,我現在很幸福,也很知足。
(已完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