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文小說網 > 避孕失敗!我懷上首富兩個繼承人 > 第195章 千里追妻
  薄宴洲會和自己說這些,是許初愿沒想到的。

  她神色微怔了下,隨后就回答道:“我知道,不過沒關系,我哥會保護我,他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。”

  薄宴洲聽到這話,臉色更沉了幾分,滿心不爽。

  這女人,對那個司寒,倒是信任!

  他沉聲提醒道:“許初愿,你不要低估網絡輿論,那些人,說話從來不會考慮你的感受,有多少被網暴的人,因為不堪壓力,走向絕路?

  網絡的施暴者,是不可控的,哪怕司寒的影響力很大,依舊如此!”

  許初愿卻搖搖頭,語氣堅信地說,“他可以,而且,我不覺得,這件事,不會嚴重到那樣的程度。”

  她和三哥是親兄妹,那些人就算挑刺,應該也不至于到網暴的程度!

  薄宴洲說的太夸張了。

  薄宴洲見這女人這么執迷不悟,頓時就有點惱了,說話也有點沖,“許初愿,那人對你來說,就那么重要?讓你不惜一切也要去?”

  許初愿抬眸,看著他回答,“是挺重要的!”

  那是她親哥哥,在她心里的地位,自然是很重的。

  更何況……

  許初愿悄悄在心里吐槽:要不是因為你,我也不用被趕鴨子上架,去參加這個綜藝!

  薄宴洲臉色陰沉如水。

  他咬牙問道:“許初愿,你還記得你是堂寶的媽咪吧?你和別的男人走那么近,就沒想過他的感受?”

  他又開始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了。

  許初愿表情疑惑。

  “堂寶不是一直都知道嗎?我們還住一起呢!晚上他們打游戲,還玩得挺開心的。”

  薄宴洲頓時被氣著了!

  一時間不知道是要氣兒子,和那個司寒玩游戲,關系好。

  還是要氣這個女人,堅持要和司寒參加綜藝。

  許初愿看著他這副鐵青的臉色,后知后覺地發現,這男人,似乎誤會了什么?

  他該不會是覺得,自己和三哥……是什么不純粹的男女關系吧?

  不然怎么會氣成這樣?

  還說一些莫名奇妙的話?

  許初愿正想問他,這時候,兩小只來敲門了,說:“媽咪,你上完藥了嗎?”

  許初愿連忙回答,說:“上好了,我馬上出來!”

  她說完,直接推開了薄宴洲,說:“這事兒已經定了,沒辦法推,而且,我哥臨時也找不到別的人,所以,只能我去!”

  薄宴洲見自己一點兒都勸不動她,臉色很難看。

  特別是這女人,還一口一個哥,喊得那樣自然!

  他忍不住就氣惱道:“隨便你,回頭要是應付不了,誰管你!”

  說完,氣沖沖轉身回到辦公桌后。

  許初愿見狀,也沒再說什么,很快就帶著孩子們回去了。

  薄宴洲在二樓目送車子離開后,心里覺得更煩躁。

  他氣歸氣,但氣過后,還是口嫌體正直地,給薄靳塵打電話,吩咐他,“等許初愿上了綜藝后,安排一支團隊,專門盯著輿論走向。

  任何有關她不好的內容,必須在第一時間扼殺,我不允許出現任何抹黑她,或者攻擊她的言論!”

  薄靳塵接到他哥這電話,心里毫不意外。

  于是,他立刻就應道:“我明白,哥,你放心,我絕對會安排好,明天我就讓團隊全天候,去盯著嫂子!”

  薄宴洲“嗯”了一聲,就掛斷電話。

  許初愿這邊。

  在回去的路上,心里還記掛著薄宴洲的反應。

  她回想了一下,自己似乎的確沒說過,和三哥的切確關系。

  而且,前面幾次,知道自己現在和三哥住在一起,薄宴洲還故意在她身上落下吻痕……

  許初愿忽然就會意了。

  那男人,是真的誤會了自己,和三哥的關系!

  想到這種誤會,許初愿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么反應好。

  更多的是覺得好笑。

  薄宴洲可真能想啊!

  自己明明哥哥、哥哥的喊,他為什么還能想歪?

  出神間,車子已經回到家門口。

  許初愿進屋后,就帶著兩小只先去洗澡。

  她不忘叮囑兩小只,說:“后面幾天,媽咪要去小舅舅那,到時候,你們就跟劉嫂在家,乖乖的,行嗎?”

  兩小只都知道,媽咪是要和小舅舅上綜藝,自然沒意見。

  堂寶還說道:“媽咪放心,我會照顧好眠眠妹妹的!”

  “堂寶真乖!”

  許初愿笑著在他臉上親了一下。

  洗完澡后,她陪著兩小只睡覺,給他們講睡前故事。

  翌日一早,小家伙們剛去學校,江綰就乘坐霍司寒的邁巴赫房車,過來接她了。

  許初愿上車后,江綰就笑著和她聊天,問她,“第一次上綜藝,緊張嗎?”

  許初愿也笑起來,搖搖頭,說:“沒什么好緊張的,我又不露臉。”

  江綰打量了下許初愿。

  她今天穿著一條簡便舒適的白色連衣裙,一頭長卷發被綁成簡單的高馬尾,頭頂戴著黑色的鴨舌帽,一眼看去,是很清新脫俗的裝扮,活力四射,跟大學生似的。

  江綰笑著說道:“你今天的形象,要是不說,誰能想到,你都是兩個孩子的媽咪了?”

  江綰都能肯定,即便許初愿今天戴著口罩,都掩蓋不住這出色的氣質……

  許初愿攤著手笑道:“我已經盡可能低調了!我這么穿這樣應該沒問題吧?”

  綜藝的流程,她已經反反復復看了幾遍,都沒有提過嘉賓和家屬穿搭的問題。

  因為是直播錄制,節目組想要給觀眾們呈現的,就是自然日常的明星本人。

  所以許初愿,今天也就隨便換了一件不顯眼的裙子。

  江綰點點頭,肯定地說道:“當然沒問題!你這樣再好不過了!”

  “那就好……”

  許初愿也放下心來。

  兩人說話時,車子啟動,前往綜藝錄制地點。

  薄家莊園這邊。

  薄靳塵一早也過來了,和他哥匯報最新情報。

  “哥,嫂子今天估計就會去節目組了。

  我可打聽到,今天的嘉賓,是和‘家人’齊心協力,一起完成任務。

  具體是什么任務,還不清楚,但說不定其中也包括,一些親密接觸,現在的網友們,可喜歡嗑cp了,說不定節目組……”

  薄靳塵話還沒說完,薄宴洲就坐不住了,他臉色沉沉地站起來,說:“備車,去拍攝現場!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