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文小說網 > 避孕失敗!我懷上首富兩個繼承人 > 第151章 誤會解開了,但老婆沒了
  不過,這會兒薄宴洲清醒了,這樣的念頭,自然也就消下去了。

  他捏了捏眉心,從床上下來,語氣淡漠地開口,說:“昨晚我意識不清楚,所以做了一些失態的事情,不過以后不會了。”

  許初愿沒好氣地說道:“你昨晚何止失態?還空口白牙,胡言亂語,污蔑人!”

  薄宴洲蹙眉,回眸看她,“污蔑?我污蔑你什么了?”

  許初愿提起這事兒就火大,氣哼哼地說道:“我有什么相好的?薄宴洲,你哪只眼睛看到,我有相好的了?一進門,就找我茬,簡直莫名其妙!”

  許初愿自從回了霍家后,就沒受過這樣的委屈。

  而且,這段時間過來海城,她除了這狗男人,平時跟其他男性,基本都保持了安全的社交距離。

  這人占了自己便宜就算了,還把這么大帽子扣下來……

  許初愿說不生氣,都是假的!

  薄宴洲聽到她提起這事兒,臉色又不太好了。

  他語氣充滿嘲諷,說:“你沒有嗎?這次霍氏所有的事,不就是你那情哥哥替你擺平的?”

  許初愿看著薄宴洲的眼神,簡直難以置信。

  這男人酒還沒醒嗎?

  竟然還敢在這里胡說八道!

  她氣急了,懟了回去,“什么情哥哥?你能不能別亂說啊?那是我……”

  她本來想說,那是我親哥哥。

  不過話沒說完,腦子突然反應過來了。

  所以,那天晚上,這狗男人那晚摔門離開,是因為這事兒?

  因為聽到自己喊了“哥哥”,所以誤會自己有相好的???

  許初愿的表情,簡直一言難盡。

  她看著薄宴洲,說:“薄宴洲,你還挺會想,是個男的,就得是我相好的嗎?就不能是我朋友,或者哥哥之類的?你把我當什么了?”

  她哼笑了一聲,“你以為我跟你一樣,是個海王,還渣?”

  薄宴洲聽到這番話,心情一下起伏不小。

  所以她這話的意思是,那個男人不是她相好的?

  就只是朋友?

  這個念頭一起,心頭所有的陰霾,似乎突然都被撥開了。

  但隨即,臉色又黑了下來。

  他不高興的問道:“我怎么渣了?”

  許初愿嗤笑,“是!你不渣!就是娶誰都可以而已!候選人還不少,一個許凌薇,一個為你生娃的堂寶媽咪,還有不知道多少名媛千金!

  就這,你還好意思說我!你簡直渣得都要穿透地心了好嗎!”

  許初愿越說越氣。

  她和這種人談論這些有什么用?

  簡直浪費時間。

  于是,氣惱地轉身就走,一副不想和他多說的態度……

  她也摔門而去,回敬給那狗男人!

  薄宴洲聽著震天響的動靜,挑了挑眉,隨即也很無奈……

  這誰能知道,事情是這樣的?

  不過,也不完全是他的錯。

  要怪,也得怪許初愿,還有那男人對她的稱呼吧?

  誰家朋友喊對方“初寶”和“哥哥”的?

  他都沒有這么喊過她,認識那么久,也沒見她喊過他一聲哥哥……

  一想到這,薄宴洲的心情,還是很不爽!

  晚些時候,許初愿洗漱完,換了衣服,就帶著兩個孩子一起吃早餐。

  至于薄宴洲,薄靳塵一早就讓薄家那邊,給他送了干凈的衣服過來。

  他換完衣服出來時,兩小只瞧見,眼神都很驚訝。

  眠眠忍不住問了一聲:“叔叔,你是什么時候來的呀?”

  薄宴洲看著小丫頭,語氣不自覺柔和了幾分,說:“昨晚很晚的時候,你和堂寶都睡著了。”

  “原來是這樣!”

  小丫頭點點頭,倒沒有深究這個,還乖巧地招呼他,“那叔叔快過來,我們一起吃早餐!”

  經過上一次的騎馬、還有冰淇淋,她對薄宴洲的印象,還是很不錯的!

  至于旁邊的堂寶,雖然對待爹地的態度不熱情,但還是挺滿意的。

  阿姨是又收留爹地,看來,這兩人僵持的關系,在破冰了?

  小家伙頓時開心起來……

  結果,還沒高興多久呢,就聽阿姨冷冰冰地看著他爹地,語氣不快地說:“讓你坐了嗎?這早餐可沒你的份兒。”

  薄宴洲淡定回答,“我和堂寶吃一份就可以了!”

  許初愿語氣冷淡地說:“堂寶的份兒剛好,你是想讓他餓肚子嗎?還有,你待會兒是不是還要接他回家?是的話,我這就讓劉嫂去收拾他的行李。”

  堂寶表情都懵了。

  怎么回事?

  他在阿姨家住的好好的,為什么要回去???

  他不高興的眼神,不由看向自家爹地……

  薄宴洲神色一頓,隱約想起了昨晚的畫面。

  因為自己誤會了她,人又喝斷片兒了,所以才想著帶堂寶回家。

  現在誤會解開,那自然是不可能帶走的。

  他面色波瀾不驚,語氣從善如流,說:“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意思,我什么時候說我要帶他走了?”

  許初愿,“???”

  她簡直要被這人的厚臉皮,給震驚了!

  他是怎么面不改色,裝不知情的?

  她咬牙道:“昨晚,你喝得醉醺醺的,一直說要帶堂寶回家!”

  堂寶聽到后,氣得小臉鼓鼓的,問:“爹地昨晚喝酒了?”

  薄宴洲沒法隱瞞,就說:“嗯,是喝了一點。”

  許初愿嗤笑,毫不客氣地在旁邊戳穿,道:“都神志不清了,何止是一點兒……”

  小家伙氣惱的眼神,瞪著爹地。

  瞪完后,小家伙又小心翼翼地看向許初愿,眼神充滿了驚慌。

  他不想回去,不想離開阿姨……

  薄宴洲收到兒子的眼神,也明白是自己的問題,立刻就說道:“你也說了,我昨晚是醉醺醺的,一個醉酒的人,說的話自然是不能信的!

  堂寶現在還沒完全康復,他會繼續留在這里,你應該也不會撒手不管,是吧?”

  許初愿冷笑一聲,沒回應。

  堂寶不由擔心起來。

  阿姨不會真的要把自己送走吧?

  他忽然覺得,面前的早餐不香了。

  看著爹地的眼神,也更加幽怨了起來。

  怪不得網上說,喝酒會誤事。

  果然是真的……

  他還以為,爹地終于靠譜了一回。

  結果還是不靠譜嘛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