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文小說網 > 避孕失敗!我懷上首富兩個繼承人 > 第145章 是不是還喜歡他?
  “對,就是薄氏。”

  霍司寒的聲音,繼續傳來,說:“初寶,關于這件事,你是不是要給我一個解釋?這次你過去海城,我們都以為,你是專注自家研發的事情,所以也沒過問太多。

  但你,為何又和當初負了你的人,牽扯上關系?”

  說到這,霍司寒的語氣嚴厲又擔憂,“這事兒多久了?”

  倏然被提到和薄宴洲的事情,許初愿沒做好心理準備,頓時慌亂了下,像是做錯事的小孩被抓包了一樣。

  她急忙回道:“這事兒,是個意外,我可以解釋,你先不要生氣……”

  她說這話時,語氣有點急。

  脫口而出時,才又意識到,電話里的另一位當事人,還在旁邊。

  她不好當著薄宴洲的面議論他,于是,就趕緊起身,走到旁邊去。

  薄宴洲一直關注著她,看到她打個電話,竟然也要避開自己,頓時臉色一片漆黑,一股說不出的怒意翻騰。

  如果說,剛才那句“哥哥”,不足以讓他多想。

  那現在那句慌亂的‘你不要生氣’,可就帶著點兒‘哄人’意味了!

  意識到,許初愿這女人,居然在哄別的男人,薄宴洲的臉色就非常差。

  他忽然想起來,上次在她家里,她拿給自己的那套男士睡衣……

  所以,這女人,早就有相好的了嗎?

  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,想要跟自己保持距離?

  薄宴洲的眼神,頓時陰沉到極點。

  他無法讓自己冷靜地聽著她,和別的男人聊天,胸腔怒火和不知名的酸意,劇烈翻涌。

  最終豁然轉身,摔門離去。

  許初愿在落地窗那邊,正和自家三哥解釋現在的情況。

  “我來海城后,沒有主動找他,之所以有糾葛,純粹是因為病情引起,我一開始也不知道,院長引薦的病人是他,所以……才會……

  這件事的確是意外,至于后續,也是偶然遇見的,畢竟圈子都差不多,總避不開……”

  許初愿盡量避重就輕地說。

  霍司寒在那頭,有些無奈。

  他似乎感覺到,妹妹的緊張,嘆了口氣,說:“我倒也沒有怪你的意思,只是初寶,你知道的,我和爸媽,還有大哥、二哥,都是怕你再次受欺負和傷害。”

  “我知道的。”

  許初愿點點頭,“哥哥和爸媽都是關心我,不過你們放心吧,我再怎么樣,還是能保護自己的……”

  “你一個人在那邊,我們怎么能放心?”

  霍司寒壓根就不放心,立刻就說了,“就算你現在沒以前好欺負,可是還有一些不開眼的,會動歪念頭,這次不就出事了嗎?

  不行,我看,我還是得親自過去海城一趟!”

  “啊?”

  許初愿以為自己聽錯了,驚訝地問道:“你要來海城?”

  霍司寒“嗯”了一聲,說:“怎么?不愿意我過去?”

  許初愿立馬搖頭否認,說:“沒,我不是這個意思,只是……三哥,你不是挺忙的嗎?”

  霍司寒從善如流,“是很忙,每天行程密集,原本打算去別的地方錄綜藝,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,把地點改到海城……我得去看看你,才能放心!”

  許初愿見他來意已決,不免頭皮發麻,卻也不敢抗拒。

  只能小聲詢問:“那我在這邊的事情,爸媽,還有大哥他們……是不是都知道了?”

  霍司寒明白她擔心什么,倒是笑了一聲,說:“怎么可能知道,他們要是知道,早就親自跑過去,把你拎回來了,怎么可能還讓你留在那?”

  許初愿這才微微松了口氣。

  “那還好……”

  霍司寒好笑,“還好呢?你這丫頭,悶聲干大事,要是我這次沒發現,你是不是就準備,繼續這樣瞞下去?”

  “那倒沒有。”

  許初愿咕噥地回道:“主要是我覺得,這邊的事情完成后,我就會回去了嘛,所以就沒有說的必要,別讓大家憑白為我擔心。”

  霍司寒好像沒有信。

  他問道:“是嗎?我怎么覺得,你對那個家伙還……初寶,你心里,是不是還喜歡那個人……”

  話還沒說完,許初愿就矢口否認說,“沒有!”

  因為應得太著急,反而顯得,她和薄宴洲之間,有些不尋常。

  霍司寒察覺到,心臟當場就‘咯噔’一下……

  他正要說些什么,就聽那邊傳來“砰”地一聲巨響。

  他心都提了起來,立刻詢問:“什么聲音?”

  許初愿也被嚇了一跳,轉身去看,卻發現,薄宴洲已經走了。

  剛才那聲音,應該就是他關門的動靜。

  這人怎么回事?

  好端端的,發什么脾氣?

  許初愿一臉莫名。

  不過,心里想起剛剛霍司寒的話,薄氏幫了自己的事情,她還是要跟薄宴洲說聲感謝的。

  她收回思緒,和霍司寒說:“沒事,哥,我這邊還有點事,先不和你說了,有什么情況,咱們回頭再溝通吧。”

  霍司寒見她這么說,也沒說什么,只是叮囑她,“你早點回家休息,別太累了。”

  “嗯嗯,我知道,哥哥再見!”

  許初愿乖乖地應了一聲,之后就掛斷了電話。

  收起手機后,她第一時間就出了辦公室,去追薄宴洲。

  卻不想,就晚了那么幾十秒,外面已經沒了薄宴洲的蹤跡。

  走得可真快!

  許初愿在心里嘀咕了一聲。

  沒追到人,她也沒有給薄宴洲打電話。

  反正明早他會來看堂寶,總會見的。

  雖然嘴上是答應哥哥會早點回家,但真等她下班回去,已經快十二點了。

  翌日清早。

  兩小只在餐桌上,滿臉關切地問許初愿,“初寶,網上的新聞,對你是不是影響很大呀?你不要難過……”

  昨天的新聞,在網上傳得沸沸揚揚,他們昨天也看到了。

  兩人都很擔心許初愿。

  可是等到很晚,都沒見她回來。

  旁邊的堂寶也一臉關切,安慰她說:“阿姨,我們都相信你,這里面一定有誤會,真相一定會大白的!你別難過,你還有我跟眠眠呢……”

  一大早就收到兩小只的關心,許初愿感覺心口都是暖暖的。

  她抬手,摸了摸兩小只的腦袋,說:“我沒難過,你們別相信網上說的那些,不完全是真的。這件事,我已經在處理了,應該很快就會好,你們都別擔心。”

  堂寶點點頭,和她說,“阿姨,如果很麻煩的話,你就找爹地幫忙!他肯定可以幫你處理好噠!”

  “好!”

  許初愿沒有拒絕他,揉了揉小家伙的腦袋后,下意識看了眼外面。

  平常這時候,薄宴洲一定會過來。

  今早是遲遲不見他出現,怎么回事?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