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文小說網 > 避孕失敗!我懷上首富兩個繼承人 > 第111章 看破龍鳳胎真相
  許初愿一聽“回不去”三個字,心里頓時響起警報。

  那怎么行!

  要是回不去,那不就說明,自己得收留他們了嗎?

  她低頭看了一眼懷里兩個小團子。

  要是只有小堂寶,倒沒什么關系。

  可薄宴洲的話……絕對不行!

  她立刻出聲,說,“晚點或許就停了。”

  薄宴洲總算找到機會,和她說話,“或許吧,要是不停的話,可能就要請許醫生,收留我們一晚了。”

  許初愿霎時擰起眉,望著窗外的雨勢,想著:應該不會這么邪門兒吧?

  結果沒想到,還真就這么邪門!

  一直到晚上十點多,外面仍舊風雨交加。

  外頭枝干細點的樹,都被風吹折了。

  至于雨,更是完全沒停下來的意思。

  手機上甚至還收到了雷電預警,提醒廣大市民,千萬別出門。

  因為雨勢太大,遮擋視線,外面已經發生好幾起交通事故。

  許初愿擰擰眉,看了看旁邊的小堂寶。

  小家伙已經滿臉困意,這會兒坐在沙發上,抱著小棉花,腦袋一點一點,但又強忍著,睡眼惺忪。

  眠眠早在半小時前,就被劉嫂帶去洗澡了。

  這會兒看到堂寶這樣,許初愿心里實在不忍。

  最終,她還是起身走過來,說:“堂寶,阿姨帶你上樓洗澡,今晚在這里睡吧?”

  堂寶聽到這話,強打起精神,問,“可以嗎?”

  許初愿點點頭,“嗯,可以……”

  堂寶頓時開心得不行,小表情跟開了花似的。

  許初愿不由揉揉他的腦袋,然后把人抱起來。

  堂寶感覺自己好像沒那么困了,軟糯糯地伸手,緊緊摟住她的脖子,趴在她肩上,還親昵地蹭了兩下。

  許初愿眼神溫柔得不行,手心在他背上輕輕拍了兩下,然后淡淡地看向薄宴洲,說:“今晚,你就睡一樓客房吧。”

  薄宴洲倒是沒什么意見。

  他頷首,和許初愿說:“堂寶就有勞你了。”

  許初愿沒說什么,很快帶著堂寶上樓去。

  小家伙雖然比眠眠高一點兒,但眠眠的衣服,他也還能穿。

  所以許初愿就給他拿了一套小兔子的睡衣。

  洗完澡后,小家伙身上都是香噴噴的,臉頰也紅撲撲的,再穿上那套睡衣,簡直可愛到冒泡!

  劉嫂正好帶眠眠過來,兩小只猛地一照面,看起來竟有幾分相似!

  劉嫂嚇了一跳,說:“哎呀,剛才側面看,這小家伙,和咱們小小姐可真像啊,這不知道還以為是雙生子呢……”

  話出口后,劉嫂就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。

  因為她想起來,小小姐本來就是龍鳳胎,但是小少爺夭折了……

  “對不起,我說錯話了,四小姐,你別生氣……”

  劉嫂著急地和許初愿道歉。

  許初愿沒往心里去。

  她應了一聲,說,“沒關系,我不介意,你覺得他倆像,應該是兩小只年紀差不多大,而且堂寶還穿了眠眠的睡衣的關系。”

  劉嫂連忙點頭,說:“對,應該是這樣!”

  許初愿沒繼續這個話題,她把堂寶放下后,也把眠眠接過來,然后說:“你也去休息吧,兩小只今晚我帶著就好。”

  劉嫂應了一聲后,也回自己房間了。

  眠眠平時睡覺前,習慣聽睡前故事,今晚也不例外。

  之前媽咪給她講的故事,她都是自己挑的。

  不過,今晚因為身邊多了個小堂寶,小丫頭還很禮貌地問他,“堂寶哥哥,你要聽哪個?”

  小家伙從來沒聽過睡前故事。

  自家爹地忙,而且還是個冰疙瘩,哪里會做這種事?

  所以他就回答,“我都可以!”

  小家伙的眼睛里,含著滿滿的期待。

  眠眠也不知道要哪個,最后是許初愿隨意挑了冒險的故事。

  房間里只開著一盞昏暗的小夜燈。

  堂寶聆聽著阿姨溫柔的聲音,逐漸被困意席卷。

  閉眼前,他還在想,阿姨講的真好聽,要是能一直聽就好了……

  晚上十一點,兩小只總算都睡著。

  許初愿見狀,才悄然起來,退出房間,準備回房洗漱。

  進門前,她想起來,薄宴洲還在樓下。

  那男人,似乎沒換洗的衣服……

  她本來不想管他的,但又擔心,那人潔癖一犯,大半夜跑來敲自己房門,索性去旁邊的次臥,給他找衣服。

  這棟別墅,是她三哥的。

  之前他來這邊拍戲,住過一段時間,留了不少衣服。

  許初愿進去后,找了套沒穿過的睡衣,下樓去敲客房的門……

  薄宴洲好一會兒,才過來開門。

  許初愿正想說他,怎么那么磨蹭,結果話到嘴邊,突然就啞了。

  男人剛洗完澡,因為沒有睡衣,腰間只圍了一條浴巾。

  濕潤的水珠,從撩起的黑色發梢,滴落到光裸的胸膛上,曖昧地滾過壁壘分明的腹肌,最后沒入浴巾當中。

  色與欲的張力,拉得滿滿的……

  大晚上的,猝不及防看到這畫面,許初愿差點不知道該怎么反應。

  薄宴洲像是沒發現她的異常,拿著一條干毛巾擦著頭發,一邊問她:“堂寶睡了?”

  許初愿這才回過神,說,“睡了。”

  薄宴洲點頭,還想說點什么,視線忽然落在她手里的衣服上。

  他瞇了瞇深邃的眸子,問,“這是……?”

  許初愿把睡衣遞過去,說,“給你的,干凈的,可以穿……”

  薄宴洲眸色微沉。把衣服接過來,抖開。

  待確定那是一套男士款的睡衣,他眸色倏沉,問道:“這是誰的?”

  她家里,為什么會有男人的睡衣?

  許初愿抿唇,應道:“沒誰的,你穿就是,這套是全新的,洗過了!”

  然而,薄宴洲的眸色越發沉冷。

  她一個單身女性,家里卻有男性的睡衣,而且看這款式,還很年輕,很難不讓人想歪……

  許初愿沒注意他的眼神,衣服交給他之后,就準備走人。

  薄宴洲哪里會讓她走?

  他忽然抬手,一把就將許初愿拽進了房內。

  并以強勢的姿態,將她抵在門板上。

  許初愿嚇了一跳,忙問,“你……干什么?”

  薄宴洲語氣發沉地問她,“這衣服,是誰的?你和他……是什么關系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