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文小說網 > 避孕失敗!我懷上首富兩個繼承人 > 第36章 懷疑她的身份
  薄宴洲一時想得有些出神。

  突然,他敏感地察覺到,有一道略帶敵意的目光……

  他垂眸看去,就看見剛才幫許初愿抱醫藥箱的小奶團子,正眼巴巴盯著他看。

  小家伙那眼神,一點兒都不友善。

  薄宴洲剛才就注意到這個小家伙了,只是因為擔心幸兒的情況,才沒來得及去細看。

  這會兒仔細一瞧,才發現,這個小家伙長得唇紅齒白,特別精致可愛。

  一雙眼睛,透著股聰明勁兒。

  明明小臉奶呼呼的,但神情,總有點不屬于這個年齡有的沉穩……

  這會兒,對方眼神很是嚴肅,在打量著自己。

  薄宴洲覺得有點稀奇。

  他竟然在這個小家伙的眼神中,感覺到了被審視、挑剔的意味。

  他不由挑起眉,淡淡問道:“小家伙,你好像對我有意見?”

  穩穩皺著小眉頭,心說:何止對你有意見?我都不待見你!要不是我有良好的教養,早就把你這個壞人,趕出去了!

  小家伙從薄宴洲出現的那一刻,一眼就認出來,這是媽咪那個渣前夫了!

  昨兒他看到小妹妹在這里,心里就有點懷疑,初寶是不是和對方有什么來往。

  沒想到,今天就直接上門來了……

  盡管知道眼前的人,很有可能是自己親爹,但是穩穩就是不想給對方好臉色。

  誰讓他以前欺負初寶!

  穩穩當下就撇著小嘴,說,“我對靠近初寶的男人,都有意見,特別是長得帥、一看就是渣男的那種。”

  小家伙抱著手臂,不客氣地對薄宴洲道:“叔叔你就長著這樣一張臉!”

  薄宴洲萬萬沒想到,這個小東西,居然一上來就說自己是渣男。

  他的臉色黑了一瞬,又覺得好笑,不由問道:“誰告訴你,長得帥的,就是渣男?”

  他這輩子,就只和許初愿有過一段婚姻,也沒騙過女人的感情。

  渣男的帽子,怎么就戴到他頭上了?

  穩穩小寶貝看著他,一點都不懼成年人身上的壓迫感。

  他揚起下巴,理直氣壯地回答,“我外公外婆說噠!他們還說,有狹長鳳眸的男人,最要不得,他不但花心,風流,而且比普通渣男,還要渣!”

  薄宴洲額角不由輕輕抽動了下。

  他有點懷疑,這個小東西,是盯著自己的臉,說出這話的……

  許初愿這會兒,剛處理好小幸兒的問題,聽到薄宴洲和穩穩說話,她原本心臟還緊繃了一下。

  擔心薄宴洲,會不會看出什么端倪。

  但沒想到,會聽到穩穩寶貝,說出這樣的話。

  這會兒,薄宴洲一副被整無語的表情,她實在沒忍住臉上的笑。

  要不是場景不允許,她都想給她的寶貝兒子鼓掌了!

  年紀雖然小,但眼光不差,說得特別對!

  薄宴洲的確是個大渣男!

  薄宴洲也是一陣好笑,不過對于一個小孩子,他還不至于計較。

  相反,他看著眼前這個小團子,還覺得挺討喜的。

  他目光不由看向旁邊忍笑的許初愿,問道:“這小孩是誰?為什么會在這里?”

  許初愿聞言,神經下意識繃緊了一下。

  她斂起臉上的笑,故作淡然地回道:“一個親戚家的小孩,最近沒空帶,暫時寄放在我這邊。”

  薄宴洲聞言,微微一愣,“親戚?許家的親戚嗎?”

  他隨口問了句,并沒有什么惡意,也沒多想什么。

  可他這話出來,許初愿就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,臉色直接冷下來。

  她冷淡地回道:“薄總想多了,我可沒有許家那樣‘高門大戶’的親戚!”

  她話里的寒意,太過明顯。

  薄宴洲無法忽略,甚至還從她的話里,聽出了她的厭惡。

  這時,他才意識到,自己剛才那話,問得有些不妥。

  薄宴洲當即解釋道:“我沒那個意思……”

  可許初愿已經不想再聽,直接打斷道:“你是怎么想的,我沒興趣知道,也沒興趣聽你說許家的事兒。”

  她把懷里已經睡熟的幸兒,抱還給薄宴洲,說,“既然薄總沒事,那就把你女兒帶走吧。”

  她態度有點強硬,把孩子放到他懷里。

  接著,又將之前準備的藥物,裝進袋子里,塞到他手上,表情很不近人情地說,“不出意外的話,幾個小時后她就會退燒,若是還沒有,薄總可以送去醫院再看看。

  這些藥是治療耳疾的,這次看在小幸兒的面上,就不收診療費了!勞煩待會兒走的時候,順便把門關上!”

  薄宴洲見許初愿這不拖泥帶水的逐客令,倒也不惱怒。

  相反,他還有些詫異。

  聽她這話的意思……是給幸兒治療過耳朵了?

  看來,單獨把幸兒送來,是對的!

  面對小丫頭,她果然拒絕不了!

  薄宴洲意識到這點,心情立馬有點愉悅,也就沒再惹她生氣。

  “這兩天多謝你照顧幸兒,不過,對于治療她這件事,我不會輕易放棄的!”

  許初愿有點煩躁,“我這次出手,是看在幸兒特別乖的份上,但沒有下次了!”

  薄宴洲聽了后,不明意味地哼笑了聲。

  雖說,分開五年時間,這女人變了不少,特別是面對自己的時候,渾身帶刺且抗拒,周身仿佛豎起一道冰墻。

  可骨子里的一些本質,還是不會變。

  比如……心軟!

  許初愿看他被拒絕,還滿臉愉悅的神情,簡直不明所以,“你笑什么?”

  “沒什么,就是覺得你這張嘴,還真硬。”

  薄宴洲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,突然傾身,朝許初愿靠過來。

  許初愿愣了下,沒來得及反應,就聽男人附耳過來。

  溫熱的呼吸,噴灑在她耳邊,低沉磁性的嗓音,淡淡傳來,“不過沒關系,早晚,我會讓它變軟的。”

  許初愿整個人瞬間僵住。

  她似無法相信自己聽到的。

  這男人……在說什么糟糕的臺詞???

  她震驚于對方的不要臉,耳朵也跟著紅了,一半是氣的,一半不知是什么原因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許初愿氣惱想罵人!

  可薄宴洲已經站直身子,抱著小幸兒,揚長而去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