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心情略微郁悶,但該夸的,還是沒落下。

  在幸兒獨自完成一小塊兒完整的畫面后,許初愿為她鼓掌,夸贊道:“幸兒真是厲害,這么快就拼了這么多,比阿姨都厲害!”

  幸兒得到姨姨的夸獎,心情萬分的好。

  她今天特別開心,小哥哥會帶她玩游戲,姨姨也會陪她一起玩。

  她要是能一直住在這里就好了。

  時間過得特別快,一下子就到了晚上九點。

  許初愿在家,都是自己帶穩穩,看著時間差不多,就讓兩小只把拼圖收起來,然后先帶幸兒去洗澡。

  小丫頭平時在家,是傭人幫她洗,雖然傭人阿姨也很溫柔,但不知道為什么,就是感覺和漂亮姨姨不一樣……

  有種媽咪的感覺!

  小丫頭心情喜滋滋的,許初愿不知道她的心思。

  直到給小丫頭洗完澡后,才突然發現,小幸兒沒帶睡衣來。

  無奈,她只好先找兒子借一套。

  “穩穩寶貝,能不能把你的睡衣借給妹妹穿?”

  許初愿喊了一聲,外面很快就傳來小家伙的聲音,“噢,那我去拿。”

  穩穩很大方,從沙發上跳下來,去翻自己的行李箱,然后扒出一套小熊貓的睡衣。

  黑白相撞的顏色,套在幸兒的身上,讓她看起來更加奶呼呼的,像只熊貓幼崽。

  等穩穩洗完,也換上新的衣服,家里頓時又多了一只小恐龍。

  “小哥哥的恐龍,很酷!”

  幸兒看著穩穩的衣服,嘴甜地夸了一句。

  穩穩傲嬌地抬了抬下巴,“那是,我的睡衣,必須得酷!”

  有過一起打游戲的友情,穩穩對這個小妹妹,幾乎放下了敵意,真有幾分當哥哥的樣子。

  “好了,快過來,我給你們泡了牛奶,喝完快去睡覺,小孩子熬夜可是會長不高的。”

  許初愿把泡好的兩杯牛奶拿出來。

  兩小只邁著小短腿,坐到沙發上,各自乖乖捧著杯子喝起來。

  他倆并排坐在一塊兒,軟呼呼的樣子,把許初愿的心都萌化了。

  她忍不住拿出手機,給兩人拍了張照。

  穩穩一點兒都沒錯過媽咪的小動作,發現她在給他們拍照后,特別配合,擺出各種可愛的姿勢。

  幸兒也發現漂亮姨姨在給他們拍照,不過她比較害羞,只是抿著小嘴笑。

  許初愿拍過癮后,兩小只的牛奶也喝完了。

  幸兒已經吃過藥,加上今天的治療,已經玩了很久的游戲,這會兒精神不怎么好,很快就打起了哈欠。

  許初愿見狀,才想起薄宴洲那狗男人,從白天一通電話到現在,就沒再打過,也沒想過問問孩子的情況,就這么把女兒就丟在這了。

  實在是不負責任!

  虧她下午還想著,他心里還是很在意女兒的。

  心里吐槽歸吐槽,許初愿也沒當著孩子的面,說她爹地的壞話。

  她關切地問小幸兒,“幸兒,你平時都是自己一個人睡嗎?今晚睡二樓的房間可以嗎?就在穩穩哥哥的隔壁。”

  幸兒還沒回答,穩穩就揉著眼睛說,“我今晚想跟初寶睡,不要一個人睡!”

  小家伙也困了,說話嗓音都帶著點撒嬌的味道。

  許初愿猜想,應該是分開這么多天,小家伙想自己了。

  她也很想小家伙,看在他為了自己特地跑這么遠,許初愿也無法拒絕。

  她揉揉寶貝兒子的腦袋,應了聲,“好,晚上我陪你一起睡。”

  幸兒沒想到,穩穩哥哥還能跟姨姨睡,小表情再度升起羨慕。

  她也想和姨姨一起睡,可是她不敢說。

  小丫頭低著腦袋,許初愿也就沒有發現她的表情。

  她和穩穩說,“那你先去我房間,我帶妹妹去客房。”

  “好哦。”

  穩穩點了下腦袋,打著哈欠上樓去。

  許初愿也抱著小幸兒,帶她去了客房。

  客房打掃得很干凈,床也很柔軟,許初愿把小丫頭放下后,幫她蓋好小被子,留了一盞床頭燈后,彎下腰和小丫頭說,“那幸兒晚安咯,我們明天見。”

  小幸兒乖乖窩在被子里,乖巧地點頭,小奶音回道:“姨姨晚安……”

  許初愿揉了下她的腦袋,轉身準備離開。

  剛往外走出兩步,她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,回頭看了眼幸兒。

  昏黃的燈光下,小丫頭巴掌大的小臉縮在被子里,一雙水潤的眸子,緊盯著自己,興許是角度問題,她感覺幸兒有點要哭的樣子。

  小小一只,特別惹人憐愛。

  那個不舍的眼神,讓許初愿的心臟,像是被人擰了一把。

  她剛剛到底是怎么想的?

  怎么能讓這么小的小丫頭,自己睡?

  這里對她來說,還是一個陌生的地方,小幸兒那么懂事,要是晚上害怕了,估計也不會告訴她吧。

  越想,許初愿越不忍心。

  她當即轉身,回到床邊,語氣溫柔地對小丫頭說,“阿姨想了想,覺得晚上跟小幸兒一起睡,一定能睡個甜甜的好覺,所以,想把幸兒抱回阿姨的房間,可以嗎?”

  小丫頭聽到這話,眸子刷地就亮了,小雞啄米一樣點著腦袋,“可以!”

  她開心的情緒,完全在臉上表現出來。

  許初愿輕笑一聲,把她從被窩里重新抱出來,說,“那行,跟阿姨回房間!”

  小丫頭高興地摟著她的脖子。

  回到許初愿的房間時,穩穩寶貝已經困得迷迷糊糊,腦袋一點一點,就是不肯躺下睡覺,非要等著許初愿回來。

  看到媽咪抱著那小妹妹進來時,穩穩揉了揉眼睛,不禁有些疑惑。

  “初寶,你不是帶她去客房了嗎?”

  “是這樣的……”

  許初愿就和穩穩商量,說:“妹妹一個人不敢睡,今晚跟我們一起,可以嗎?”

  小家伙看了看幸兒,倒也沒什么意見,還往旁邊挪了挪位置,“噥,睡吧。”

  許初愿笑了笑,把幸兒也放上去,自己睡在他們中間。

  蓋好被子后,她和兩小只說了聲,“晚安!”

  兩小只應了一聲后,很快就睡過去了。

  幸兒睡著前,身體下意識往她身邊依偎過來,像一只粘人的小貓咪,身上還帶著一股奶香味。

  許初愿不由低頭看了眼兩個孩子,心情忽然有些恍惚,仿佛……小女兒一直好好在她身邊,長到這么大!

  但理智在提醒她,這是薄宴洲的女兒,不是她的。

  遲早那個狗男人,都會來帶幸兒回去的。

  一想到幸兒要被接走,她的心情都有點舍不得起來了。

  說什么來什么。

  就在這時候,幸兒的電話響了,來電顯示是‘爹地’!

  許初愿看到是薄宴洲,急忙調成靜音。

  隨后起身,到了外面才接起來。

  她語氣有些不爽,直接出聲嘲諷,“難為,薄總還記得自己有個女兒,我還以為你已經忘了!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