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文小說網 > 避孕失敗!我懷上首富兩個繼承人 > 第17章 干柴烈火,這么激烈
  薄宴洲眸色倏然轉深。

  或許是他的視線太過明顯,許初愿也注意到了。

  她下意識縮了一下腳趾,也反應過來自己這樣不妥,立刻到旁邊拿了雙拖鞋穿上。

  完事兒后,她重新站在薄宴洲面前,冷淡道:“有什么事,趕緊說,說完請你出去。”

  她滿臉的不歡迎,看著薄宴洲的眼神,帶著明確的抗拒、疏離。

  這也讓從來都是被人捧著的薄宴洲,有些不悅。

  他微微皺了下眉頭,卻沒在這里深究,而是直接進入正題。

  “我今天來找你,是想讓你給幸兒治耳疾,診金藥費,你隨便提。”

  他這話,許初愿并沒有多意外。

  在剛才看到這人出現的時候,她心里其實隱約就猜測到他的目的了。

  她今天,果然還是暴露了……

  但那又如何?

  許初愿冷漠地拒絕道:“我治不了,勞煩薄總另請高明。”

  薄宴洲沒放棄,“價格不合適可以談,只要你能治好她。”

  許初愿擰眉,道:“這不是錢的問題,而是我沒那么多時間,能夠留在這里。另外,耳疾也不是只有我會,換個醫生一樣能治。”

  她不想和他,有什么糾纏。

  “只有你能!”

  薄宴洲語氣冷肅,表情認真,“我已經找過很多知名專家了,他們對于幸兒的情況,都束手無策。她今年才四歲,從出生,耳朵就出現問題了,她以后還有大好人生……我查過,你有這方面治愈的案例。”

  說到這里,薄宴洲不知道為什么,臉色很不好。

  他漆黑的眸子,緊盯著許初愿,“你做……醫生的,就那么狠心看她一輩子聽不見?幸兒,很喜歡你!”

  許初愿攥了攥手指,想到了那小丫頭的模樣。

  她也很喜歡幸兒。

  可也不想,和他或者許凌薇那些人,有過多牽扯。

  當年的教訓,足以讓她深刻地記著。

  許初愿再次拒絕,“耳疾方面的專家也有很多,以薄氏的能耐,不可能會找不到能治她的,若是國內沒有,國外也有很多……

  我還是那句話,勞煩另請高明,明日我就會離開海城,以后除了重要工作之外,也不會再來這里,所以,請吧!”

  說完,許初愿繞過他去拉開大門,擺明送客的態度。

  薄宴洲被她持續冷漠的態度,惹怒了。

  他頎長的身軀,猛地跨越一步,渾身低氣壓看著許初愿,語氣也沉了下去,“許初愿,你的心,究竟是什么做的?全世界,誰都可以不幫她治,就你不行!”

  他的氣勢很兇。

  但許初愿不僅不畏懼,還覺得他這話,有些可笑,就說道:“我為什么不行?請你搞清楚,我又不是她媽媽,我也有選擇的權利,再說狠心,誰有你和薄宴洲狠?”

  許初愿的眼里,也帶著一股憤怒。

  當年,和他離婚之后,被許家逼迫到走投無路,都沒見他出手幫一下……

  哪怕他能過問一下也好。

  那樣,她的孩子或許不會早產,女兒也不會夭折。

  現在他有什么資格……在這里指責自己!!!

  心里的傷口,被重新挖開,讓許初愿對他的態度更冷漠堅定。

  她把門拉開得更大,對薄宴洲道:“薄總,請你出去!”

  她去拉門的時候,沒注意到門把手,勾到了她睡袍的帶子。

  剛才洗完澡,她隨手系的,也不是死結。

  隨著門打開,帶子也跟著松開了,下一秒,睡袍也跟著散開。

  許初愿自己都沒反應過來,薄宴洲已經先看到了。

  兩人這會兒就站在玄關位置,外面還有跟隨他來的保鏢。

  許初愿站在那邊,這個角度,完全可能會走光。

  薄宴洲眼眸一沉,幾乎是瞬間上去將門關上。

  砰——

  一聲巨響,門是關上了,可許初愿卻也因為他的動作,被他的力道順著帶過去。

  耳邊倏然安靜。

  許初愿后知后覺反應過來,自己整個后背都貼在門板上。

  肩頭一陣涼颼颼的,她偏過頭一看,驚惶地發現,自己的睡袍已經滑落了大半。

  而薄宴洲,此時整個人虛壓在她身上!

  剛才情急之下關門,薄宴洲下意識想要將她拉過來。

  本意是抓著肩膀,但著急之下,手滑了,反而因為關門的沖擊力,沒拉上,將她睡袍拽了下來。

  許初愿整個人都懵了,驚呼出聲的同時,也抬手護在胸前……

  她羞赧又懊惱的聲音,穿過薄宴洲的耳膜。

  聽著不刺耳,反而有點讓人耳朵發癢。

  兩人此時的距離非常近。

  許初愿都感覺得到,男人身上傳來的體溫。

  她氣惱地瞪著這個罪魁禍首。

  薄宴洲垂眸看她,眼睛下意識往下瞥了一眼,立馬就聽到許初愿氣憤地呵斥,“不許看!!!”

  說完,還空出一只手,去抵薄宴洲的臉。

  薄宴洲被迫微微抬著下巴,不過眼角余光,還是瞥見了一片白皙的美景,以及漂亮到勾人的鎖骨。

  空氣仿佛在這一刻升溫了。

  薄宴洲甚至覺得素來極強的自制力,在這一刻,某些沖動因子,被微微挑動了起來。

  女人剛沐浴完,身上全是香味,他另一手還摟在她的腰際,入手是一片細膩的嫩滑的手感。

  這種觸感,他實在太熟悉了。

  曾經三年的婚姻,就算沒多少感情,可他對她的身體,卻愛得緊……

  這幾年,工作繁忙,他禁欲慣了。

  面對別的女人,都是保持疏離狀態,從沒對別的女人有過任何沖動。

  但此刻,身體里的燥熱,居然被輕易點燃了。

  而將他點燃的那個女人,甚至什么都沒有做!

  薄宴洲意識到這點,控制不住微微加重的呼吸。

  那股炙熱的喘息,噴薄在許初愿臉側,清晰到她想無視都艱難。

  幾秒的時間,她就覺得自己全身都麻了……

  她羞恥的紅色從脖子上,一直蔓延到臉頰。

  她真的沒想到……會遇見這種情況!

  雖說,薄宴洲這一下,算是幫了自己,避免被別人看光的命運。

  可眼下兩人這個見鬼的姿勢,幾乎和昨晚被他強吻時無異……

  許初愿緊咬著唇瓣,心道:這種感覺,真的是糟糕透了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