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文小說網 > 避孕失敗!我懷上首富兩個繼承人 > 第9章 撩撥人的小狐貍精
  許初愿特別煩躁,轉身想直接離開。

  可薄宴洲哪能輕易讓她走?

  他找了這個女人那么多年,好不容易才逮到人!

  他抬步追去,在許初愿剛拉開門時,一把將門拍了回去。

  “許初愿!我讓你走了嗎?”

  他猛地靠近,許初愿整個后背,幾乎貼著他的身體。

  許初愿有點不耐了,轉身語氣冰冷道:“你還有什么事?”

  “事那可多了!知道當年你走后,給我制造了多少麻煩嗎?”

  薄宴洲咬著后槽牙,翻舊賬,“先是謠傳我不孕不育,后又做那種喪心病狂的拋棄之事,許初愿,你有太多需要補償的了!”

  許初愿聽到他那句‘喪心病狂的拋棄之事’,覺得莫名奇妙。

  當初到底是誰拋棄誰?

  當年簽完離婚協議,她一毛錢都沒要,就走了,到底是誰需要補償誰?

  他怎么能把這話,說得這么理直氣壯???

  許初愿被氣到不行,剛準備反駁,面前的男人卻突然抓起她兩只手,固定在頭頂。

  隨后掐著她的腰,惡狠狠地說道:“許初愿,既然回來了,就別想再輕易抽身離開,好好承受你該承受的!”

  話落,他低頭,狠狠在許初愿的頸間,吮出一抹痕跡,牙齒甚至還報復性地啃咬了一下。

  “嘶~”

  他的動作太快了,許初愿一開始沒反應過來,直到那股刺痛,從皮膚傳來,才意識到發生了什么。

  這男人……居然在占自己的便宜?

  許初愿被他的不要臉驚呆了,當下不知道哪來的力氣,掙脫他的桎梏,一巴掌直接就甩過去了。

  “啪——”

  響亮的巴掌,落在薄宴洲的臉上。

  樓梯間里,還有一陣回響。

  “薄宴洲,你真無恥!”

  許初愿捂著脖子,覺得十分屈辱和憤怒。

  她這一巴掌,沒留半分力道,把薄宴洲的臉都打偏了。

  男人俊美的面容上,卻沒有半點怒意。

  他用舌頭抵了抵發麻的腮幫子,說話的語氣,帶著一抹得逞地快意,說,“我這就無恥了?沒記錯的話,當年許小姐,可比我這還大膽……我現在只是親了一下,算得了什么?”

  許初愿氣得胸口起伏。

  她瞪著面前的薄宴洲,問,“所以,你這是在報復我嗎?”

  報復她五年前那一晚,對他做的事。

  那時,她不愿吃虧,向女王一樣,要羞辱他,所以他記恨上了?

  薄宴洲也不否認。

  他目光重新回到她臉上,道:“是,我就是在報復你,有本事,你就頂著這副模樣,再去跟別人調情。只要有你這膽子,我可以保證,下次,我還能更無恥!不信,你可以試一試。”

  說完這話后,薄宴洲沒再為難她,一把拉開樓道間的門,抬步揚長而去……

  目送他的身影消失,許初愿還傻愣愣地站在原地,有點難以置信剛才發生的一切。

  可頸間,還存在的輕微刺痛,在提醒她,這一切都是真的。

  時隔五年,她被薄宴洲占便宜了!!!

  許初愿氣得發顫,趕緊掏出手機充當鏡子看了一下。

  只見纖細的脖頸處,被印下一道醒目的紅色吻痕。

  因為皮膚過于白皙,那道痕跡更加顯眼。

  她甚至感覺,男人的氣息和唇瓣溫度,還殘留在上面……

  許初愿收起手機,心情半天都緩不過來。

  五年了,她仗著爸爸媽媽,還有哥哥們的保護,努力去讓自己變得強大。

  她以為,已經沒有什么事情,能讓她再情緒波動。

  結果那個男人一出現,輕易就在她平靜無瀾的心湖上,挑起一道道漣漪……

  就在這個時候,攥在手心里的手機突然響了,打斷許初愿的思緒。

  許初愿看了一眼,是沈卿卿給她來的電話。

  她趕緊接了起來,還沒開口,就聽到沈卿卿語氣很著急地在問,“初初,你現在在哪兒?我聽他們說,你被薄宴洲帶走了?你沒事吧?你怎么會認識薄宴洲?他有沒有把你怎么樣?”

  “你一口氣問了這么多問題,我都不知道要回哪一個了。”

  許初愿玩笑似的說道。

  “哎呀,你真是要急死我,當然是每個都回答啊!他沒把你怎么樣吧?別怕,我現在就去救你!”

  許初愿明白沈卿卿是真的擔心她,心里有點感動。

  她笑著回答道:“不逗你了,我沒事,你不用特地過來,我已經回家了。”

  對于薄宴洲的事情,還有她的那段過去……許初愿都不太想提。

  但她又擔心沈卿卿會追問,于是就說:“我剛才喝了酒,人不太舒服,沒法回去,你幫我跟你朋友們說聲抱歉吧,今晚是我失禮了……”

  眼下,她脖子上帶著一個那么明顯的印記,明眼人一眼就知道是什么。

  她實在沒臉回去見那些人!

  沈卿卿聽到許初愿聲音正常,勉強放下了心,說,“這有什么的?大家都比較擔心你,你沒事就行,既然回去了,那就早點休息吧,你明天還有會議,有什么事,咱們回頭再說。”

  “嗯,好。”

  掛斷電話后,許初愿的心情也平復了一些。

  她沒再逗留,很快聯系了林叔,讓他到會所門口接自己,隨后就離開了。

  她走的時候,沒瞧見,會所門口的路邊,停著一輛黑色邁巴赫。

  薄宴洲就坐在后座,看著她上車離去。

  等到許初愿的車子,徹底消失在夜色中后,薄宴洲才吩咐前座的祁言,“去查一下,她目前的住處,還有剛才里面那伙人,都是什么來頭。”

  說到里面那伙人,薄宴洲的語調又冷了下來。

  “是。”

  祁言大概知道原因,不敢怠慢,立刻領命。

  “先回去吧,明天還要帶幸兒,去找許神醫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祁言頷首,啟動車子,回了薄氏莊園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