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文小說網 > 白月光醒后老公要離婚 > 第1118章 圓滿
許悠悠不知道,顧衣真正的老板,其實是顧一鳴。她更加不知道,顧一鳴離開的真正原因,李蕭然也不會告訴她。
悠悠,祝你永遠幸福……
許悠悠每天忙著工作,晚上還常被李蕭然折騰,生活過得不要太充實。
“哎呀老公,你別動,我發現你頭上有一根白頭發!”許悠悠踮起腳尖,想要幫他拔掉,卻夠不著。
白頭發,不就說明他更老了么!
“昨天沒弄你,寂寞了?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李蕭然將許悠悠抱起,進了臥室。
許悠悠羞紅了臉,這大白天的,說這種話要是被人聽到,多不好啊!
“老婆,今天是七夕,晚上我們是不是一起去過節?”李蕭然已經都安排好了。
“都老夫老妻了,還過請人家呀。”許悠悠雖然嘴上這么說,可心里還是開心的,哪個女人不喜歡驚喜和浪漫呢?
晚上,他們沒有回別墅,李蕭然帶她去吃了浪漫的燭光晚餐,還帶她去挑了禮物看了電影。
“許悠悠,你覺得正常情況下,情侶看完電影都會去做什么?”李蕭然突然問她。
許悠悠搖頭:“不知道,難道不是回家睡覺?我好困,我想回家了。一天沒見到孩子,小家伙這會兒應該睡了吧?”
“老婆,晚上是我們的二人世界。”李蕭然不想回家,他已經在外面訂好了酒店。
“我好困,我不想要。”兩人相處久了,許悠悠還不知道他那點心思?白天就說要收拾她的。李蕭然在情事上,一直都霸道狂妄,即便他們之間已經有過無數次,可許悠悠依舊害怕,她真的怕死了。
“不,你要的。”李蕭然直接拽著她去了酒店。
裴慕白一到酒店就扒她衣服,兩人很快就坦誠相見。
“李蕭然,你都三十多歲的人了,這種事情能不能節制點!”許悠悠欲哭無淚。
“誰讓老婆嬌嫩多汁,讓為夫欲罷不能。”李蕭然咬著她的唇,十分動情。
許悠悠覺得自己都被他帶壞了,為什么李蕭然說這種話,她反而更有感覺,更想被他寵愛?
一夜纏綿,許悠悠在李蕭然懷中沉沉睡去。
許悠悠白天上班,晚上回家還要寫請柬,準備婚禮需要的一些東西。李蕭然說婚禮不能隨便,每一個細節都非常重視。
“悠悠,禮服已經送過來了,你晚上穿上試試看?”
禮服是去年冬天許悠悠挑的款式,李蕭然讓人定制的,到現在已經大半年了。中式禮服不比婚紗,禮服上的精致刺繡,是請的最好的繡娘一針一針繡出來的,費了不少時間。禮服的面料,也是最好的絲綢,相當昂貴。
整整一套,從里衣到繡裙,都是精致絕美。
許悠悠試衣服之前,先去洗了個澡。
穿這套禮服,得把身上得衣服全部脫掉。
“你、先出去吧,我穿好了叫你。”李蕭然就這樣直直地盯著她,她也不好意思脫啊。
“都老夫老妻了,你哪個地方我沒見過?”李蕭然剛準備幫她脫衣服,手機剛好有電話進來,他去接電話了。
許悠悠脫掉衣服,呆呆地望著面前得禮服,卻無從下手。古時候的里衣,怎么穿來著?這幾根帶子,要怎么系?
“李蕭然,你能幫我一下嘛?這個衣服,我不知道怎么穿。”許悠悠朝外面喊。
李蕭然沒有回應。
“喂,你聽到沒有,幫我穿一下衣服。”許悠悠抱著衣服走到門口,李蕭然明明就在,為什么不回答她的話,只是望著她別有深意地笑。
“怎么了嘛?”許悠悠被他盯得一陣不自在。
李蕭然掛了電話進來,聲音啞啞的:“悠悠,剛剛客戶問我,是不是在過夫妻生活。”
許悠悠:“……”
意思是,剛剛她說的話,電話那邊的人都聽見了?剛剛她說了什么?哦,她讓李蕭然幫她穿一下衣服……好尷尬啊,不會是以為她和裴慕白做了什么吧!可這只是個誤會啊!
“那你趕快給人解釋一下啊,我只是讓你幫我一下,試穿一下禮服!”許悠悠急了,會不會給客戶留下不好的印象啊。
“悠悠,我們的事,何須跟別人解釋?”李蕭然將她打橫抱了起來。
溫軟的大床凹陷下去,滾燙的身體貼上來,一室旖旎。
“李蕭然,你干嘛,不是說好幫我試穿禮服的嘛!你別……啊。”許悠悠一雙黑白分明的打眼睛滿是霧氣,霧煞煞的更加勾人心魄。
“老婆,既然別人都誤會了,我們索性先把這件事做完,試禮服的事,明天再說吧。”李蕭然咬著她的唇,強勢入侵她的身心。
李蕭然的性格決定了,他在情事上,也居于主導地位。而許悠悠有時候像一只溫順的小綿羊,有時候又像一只撓人的小野貓,不管是哪一種,都被李蕭然制得服服帖帖的。
“李蕭然,你到底愛不愛我?”完事之后,許悠悠躺在李蕭然懷里,都沒力氣了,等著李蕭然給她擦洗身體。
“怎么突然這么問,是我愛的不夠深?”魘足后的男人,倒是意氣風發。
“既然愛我,那是不是得體諒我?以后這種事,得按照我的規矩來,一個星期不能超過三次!”她上班本來就很累了,每次都被他折騰得腰酸背痛的,她的身體也會吃不消的。
“嗯,那就按照你的規矩來。”李蕭然欣然答應了。
許悠悠哪里曉得,李蕭然是別有深意。
婚禮的各個細節,其實都已經安排好了,他們之間,只差一個儀式。雖然已經領證了,但是婚禮沒有舉辦,還是不完整的。
婚禮的事情被提上了日程,他們的婚禮場地,定在一處農莊,是李蕭然盤下來,準備給許悠悠當閑趣畫室用的。
他們的日子挑得好,完美地避開了國慶黃金假期,因為國慶舉辦婚禮的人實在太多了。
農莊十里,鋪就錦繡一片,整個世界被籠罩在喜悅之中。按照習俗,他們倆在婚禮之前,是不能見面的。
翌日一早,化妝師早早過來給許悠悠化妝。因為她挑的是中式婚服,光穿衣服就花了兩個小時,鳳冠霞帔,都特別重。許悠悠都有些后悔了,早知道就不該選這種繁復的款式。
舉行婚禮最少也要一上午,那也意味著,她一上午都得受這種罪,她現在已經感覺到脖子很酸了。
“李太太,您的五官真的太精致了,都不用怎么化妝,就非常漂亮了呢,不過今天是您的婚禮,我還是幫您化化吧,您先閉上眼睛。”化妝師面對她這副好皮囊,都忍不住感嘆。
許悠悠配合地閉上眼睛,讓化妝師幫忙畫好了眼部的彩妝,其他地方的妝都畫好了,只差唇部的口紅。許悠悠為了上妝和穿衣服好看,昨天晚上都沒吃晚餐,這會兒已經餓得受不了了,如果一上午不吃東西,她會不會餓暈過去?
“這個蘋果,我能不能先吃掉?”許悠悠問在場的工作人員。她也看過不少的電視劇,知道古代女子結婚,手中會握著一個蘋果,大概是取的平安的意思。
“李太太,您餓了嗎,沒關系,您可以先吃掉,重新再準備一個蘋果就是了。”
因為許悠悠身上穿的衣服比較笨重,自己也沒有動,都是助理削好蘋果送上來的。許悠悠咬了幾口,也不敢多吃,一會兒肚子鼓鼓的也不好看。
“你們快看,外面迎親的隊伍好像到了,李總好帥啊,原來他不止穿西服帥,穿新郎裝更帥。”
“那肯定啊,新郎都是最帥的。”
許悠悠趕緊放下蘋果擦了擦嘴,讓工作人員幫她把口紅涂好。
很快,接她的隊伍到了樓下。因為他們是中式婚禮,一些禮儀和現在的也不太一樣。許悠悠平時沒什么感覺,結婚這天尤其緊張,尤其是剛剛,還涂斷了一支口紅。
許悠悠從小軒窗望出去,李蕭然今天穿的是古代新郎官的禮服,頭上還帶著一頂帽子,看上去風神俊朗。
他騎在馬上,這種感覺就像剛剛中了狀元瀟灑還鄉。
來接許悠悠的,也不是車,而是花轎。既然是中式婚禮,自然得像模像樣。
許悠悠住的這個地方,離農莊差不多半個小時,算是一個別院。她要是坐在花轎里讓人抬著走半個小時,那些人會不會很辛苦?許悠悠更加緊張,工作人員又重新準備了一個蘋果讓她握著。
“媽咪,你今天真漂亮。”小家伙身上也穿著縮小版的禮服,還化了淡妝,看上去很有些俏皮。
“是嘛,謝謝。”許悠悠微微一笑。
“媽咪,爸爸今天好帥哦,我從沒見他這么帥過,等我長大些,我也要去學騎馬。”小家伙興奮地道。
“嗯,好。”
許悠悠化妝的地方是二樓,下樓的時候,是李蕭然抱著她下去的。她本身不重,可是穿上這身衣服,就不好說了。
“重不重?”許悠悠小聲問李蕭然。
李蕭然低低一笑:“好像有點,不過都是我能承手的重。”
上花轎之前,也是一些禮節。許悠悠坐上花轎,心里依舊有些不安。頭上的鳳冠太重壓脖子,身上的衣服也太緊太鎖喉,她得一直抬著頭。八抬大轎看起來很風光,可是坐在花轎里著實是受罪。抬轎子的人,也估計累得夠嗆。
因為是算好了時間準點拜堂,路上的花轎也是不緊不慢,也有圍觀的吃瓜群眾投來羨慕的目光,還有各種議論聲,還有攔住花轎要喜糖的,還好他們都事先有準備。
許悠悠坐在花轎里,感覺時間過了很久,可是還沒到農莊。他們經過的路上全部鋪上了紅地毯,道路兩旁也是各種時令鮮花。他們這場婚禮,也算是這些年來,A城最獨一無二的。
因為被清了場,上午這段時間,沒有車會經過這里,除了這些不知道怎么就知道的圍觀群眾。
花轎搖搖晃晃,許悠悠頭都被晃暈了,終于到了農莊。下花轎的時候,又是一套禮節。
許悠悠頭上蓋著蓋頭,眼前朦朦朧朧,什么都看不到,只能讓人攙扶著。許悠悠站在紅毯這頭,裴慕白站在離她五十米外的紅毯那頭,李蕭然望著眼前鳳冠霞帔的女人,她是他執手一生的女人,他們的人生,到現在為止,才算圓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