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文小說網 > 白天侯門主母夜里卻被權臣親哭林晚意宴辭 > 第686章 腹黑九千歲的掌心嬌21(完)

十里紅妝,鑼鼓喧天。
百姓們都夾道等著發喜糖喜銀,每個人都一臉好奇跟激動,這個陣仗竟然比之前七皇子娶妻,還要盛大。
而且,今天去都督府參加婚宴的人,幾乎整個大周的勛貴世家都來了。
其中大部分是不得不給九千歲這個面子,畢竟人家皇帝帶著皇族們都會到場,另外一部分最重要的原因,就是看在容城王府的面子上。
容城王府如今可是掌握著大周最強的容城軍。
此外,還有藥谷的關系,許多人都想要巴結藥老,這次正好趁著藥老唯一的外孫女成親,正好到場來。
坐在閨房中的離晚意,已經換好了鳳冠霞帔,絞面梳發上妝,她靜靜地坐在那,周圍幾個人在那忙碌著。
祁明月也來了,她湊到了離晚意跟前,感慨道:“沒想到你平時就夠好看了,現在化了妝,更加好看了。可惜可惜,你卻只能嫁給一個太監了。”
旁邊眾人聽后嘴角抽了抽,這等大逆不道的話,估計也就明月縣主敢說了。
離晚意想起來宴辭那幾次的孟浪,她忍不住臉頰微微發燙,好在如今上著妝,倒是看不大出來。
她反問祁明月,“你最近怎么都是去找我三哥?怎么,你之前不是喜歡沈愈白嗎,打算放棄他了?”
祁明月:“別跟我提那人啊,太晦氣了!對了,你聽說了嗎,前兩天沈家一個院子里,突然起了大火,雖然有人沖進去了,但沈愈白因為變成殘廢了,所以被燒了一個半死。”
之前就是說不了話,四肢斷了,如今再被燒了一個半死……祁明月雖然不喜歡那人了,但也很同情,“真是不知道他得罪誰惹。”
離晚意卻半垂眼,將袖口的褶皺給撫平了。
嘖,沒看出來,九千歲的心眼子可真是小啊,那沈愈白都那樣慘了,他還不準備放過他?
但是不得不說,干得漂亮!
吉時已到,新郎上門來接親了。
離晚意有三個哥哥,自然是出了三道題,老大離昀出的題比較溫和一些,是一些常理知識。
到了老二離瑾這里,難度就上升了許多,差點讓宴辭背了半本書,才通過。
最后是老三離滄這里。
離滄抱著胳膊道,“今日是大喜的日子,不易見血,咱們來比試拳腳功夫吧?”
宴辭點頭,“好。”
離滄的武功是整個大周都出了名的高,之前還是輕松拿下了武狀元,再加上這些年來,他在軍中歷練,更是尋常未有對手。
真正對打,宴辭打不過他。
但是沒事,宴辭壞啊。
所以,本來離滄是占了上風,誰知道宴辭突然靠近他耳邊,說了一句什么,離滄頓時愣住了,下一刻他就被宴辭一腳踹了下去。
新郎被簇擁著進去結親了,這邊離瑾無語地走到了憤憤不平的離滄身邊。
“剛才宴辭對你說了什么?”
“宴辭那混蛋竟然說我如果繼續打下去,明天可能會好多貴女都要嫁給我了,二哥你說嚇人不?”
“……”
宴辭在過五關斬六將,最后還給離爵東方嫣然敬了長輩茶,這才終于抱得美人歸。
離晚意全程蒙著蓋頭,并沒有見到宴辭的臉,但卻能夠聽見他的說話聲,或者說他就是站在自己身邊,都十分炙熱的感覺。
昨天晚上母親東方嫣然對她說過,宴辭以后肯定會奪回皇位,為穆皇后報仇的。
倘若真的跟宴辭成親,以后的路,會十分坎坷,現在后悔還來得及。
離晚意卻搖了搖頭,不知道為什么,她莫名地感覺,自己以后不會后悔,而且那個危險又有魅力的男人,在以后的人生里,肯定會把她給寵上天的!
婚禮步驟十分繁復,離晚意被大哥背著上了花轎,一路上花轎搖搖晃晃,到了都督府。
這還是離晚意第二次來都督府,那個在京城人口中十分可怕的地方。
但她卻一點都不害怕,尤其是當茯苓湊過來,小心翼翼地扶著她的時候,離晚意更是感覺十分踏實。
離晚意聽說,今日坐在高堂上接受他們夫妻跪拜的是皇帝,但實際上,在隔壁的小間中,是宴辭真正在乎的親人,舅父慕容大將軍,以及太后老人家。
“一拜高堂,二拜天地,夫妻對拜……”
周圍的嘈雜聲很大,但宴辭的手卻很堅定地握著林晚意的手,在行完禮后,宴辭就牽著離晚意的手,走進了他們的新房。
新房內的火紅喜被等,直晃人眼,大紅的龍鳳燭臺上的蠟燭,燭光跳躍,噼里啪啦的響。
宴辭附在離晚意的耳邊,輕聲道:“郡主且等等我,我要先出去陪賓客喝酒,不要著急。”
蒙著蓋頭,不用看到臉,離晚意十分無語地說道,“我才不急。”
宴辭輕笑了一聲,起身離開了。
離晚意坐在那,紅蓋頭只能夠看到了腳面,她不知道為何,感覺這一幕似曾相識。
就好像是真如宴辭說過,莫非自己前世真的跟他就是夫妻?
真是可笑。
不一會兒茯苓進來伺候離晚意,吃了一點東西,然后就退出去了,時間一點一滴過去,而離晚意今天醒得太早了,有一些昏昏欲睡,頭一點一點的。
成親真累。
以后不成親了。
離晚意昏昏沉沉得,身子一搖晃,突然一雙大手,扶住了她的肩膀。
離晚意瞬間精神了,“什么人?”
宴辭低語,“是我。不想陪著他們喝酒了,就偷偷跑回來了,我想陪夫人。”
離晚意臉頰微燙,剛要開口,那雙骨節分明的大手,已經輕柔地掀起了紅蓋頭,并且還十分輕柔地幫她摘下了鳳冠。
再然后,是厚重奢華精美的嫁衣。
在那雙手要解中衣的時候,離晚意突然咳了一聲,“我們還沒有喝合巹酒。”
“夫人說得是。”
可是倆人用了合巹酒,行了其他禮儀后,伺候的下人們也都紛紛退了下去。
宴辭突然大手一伸,把離晚意整個人打橫抱了起來,離晚意驚呼一聲,下意識地伸手抱住了他的脖頸。
她抿唇,“我還沒有沐浴。”
宴辭:“為夫幫你。”
離晚意:“……”
接下來宴辭真的是身體力行的幫,任何事情都不讓離晚意去做。
幫她寬衣解帶,幫她沐浴更衣,見她疲倦了,那雙握著生殺予奪大權的大手,上下游走,按壓,幫她消除所有疲倦。
但是同時又新增了許多旖旎。
等到那淡淡的藥香酒香還有檀香雜糅在一起的時候,離晚意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。
男人眸光冷酷,鼻梁英挺,薄唇彌漫著似笑非笑,雋秀下頜往下,喉結滑動。
又冷又欲。
離晚意下意識地伸出手,輕撫過他英俊的眉眼,下一刻小手就被大手給攥住了,抬高按到了枕頭的兩側。
宴辭嘴角含笑,“夫人,在想什么呢?”
離晚意眸底都是氤氳著水珠,她秀眉微斂,“都督大人,你是不是忘記了,我們可是假成親!”
誰家假成親都要這樣了?
宴辭伸手拂過她的臉龐,“都到了這個地步,郡主還認為是假成親嗎?看來,還是我表現得不夠啊。”
離晚意隨著他的動作,嚶了一聲,她瞪了宴辭一眼,不禁有一些迷茫。
說起來真的好奇怪,明明兩人沒有多少交集,最開始的接觸,也是為了交換利益,但是誰能夠想到,倆人竟然走到這一步。
成了真夫妻?
感覺得到懷中的人,好像在走神,宴辭不滿地輕咬了她的耳朵一下。
離晚意吃痛,“你屬狗的嗎?”
宴辭搖了搖頭,“我不是屬狗的,我是屬狼的。這狼啊,認定了的獵物,就絕對不會松口了。所以我的夫人,請認真一些,不要去想什么野男人,此時在你床榻上的,才是你的夫君啊!”
床幃輕顫,芙蓉帳暖。
林晚意醒來的時候,感覺還有點恍惚。
她好像在夢中,又跟宴辭成親了一次?
她扭頭看了看睡在身邊的男人,哪怕還在沉睡著,但是大手卻護在她的腰上,時刻一副保護的姿態。
林晚意嘴角沁著溫柔幸福的笑意。
能夠認識這個男人,嫁給這個男人,真是她三生有幸!
宴辭突然醒來,看到林晚意眼睛亮晶晶的,他把人往懷中摟了摟,“婠婠,你是在擔心孩子們的事情嗎?”
老大小珩如今做皇帝沒有問題,甚至比宴辭在位的時候,政務做得還要好。
可是這小子,眼界太高了,尋常女子看不上,也不知道他以后會不會孤苦伶仃一輩子。
老二,哦,已經動身出發去南海邊防那邊了,昭昭還取笑他說,二哥你會不會以后娶一條美人魚回來?
至于小女兒昭昭,其實誰都知道葵寶對她的心思,可是,那個樓野跟一只小狼崽子似的,十分護食護著昭昭。
他們年紀現在還小,等大了都情竇初開,估計感情上更有得糾纏了。
最重要的是,昭昭跟樓野有的時候倆人就互換了靈魂,有一次樓野頂著昭昭的模樣,然后葵寶去獻殷勤,還被打了……
孩子們的事情啊,眼下就這么多了,以后,更是不會少。
作為父母,永遠有操不完的心。
林晚意依偎在宴辭懷中,她輕聲道:“他們會有自己不同的人生,不同的機遇,不同的選擇……不管如何,他們都平安喜樂,幸福就好。”
宴辭吻了吻她的額頭。
“一定會的,孩子們以后也都會很幸福的。”
因為,我們就是如此的幸福,在茫茫人海中,遇見了彼此。
緣定三生三世。
生死契闊,不離不棄!
——(全文完)
(故事寫到這里,就全部結束了,鞠躬感謝寶子們一直以來對這本書,對婠婠跟九千歲的喜歡跟支持,咱們新書再見啦,新書喜歡什么類型的,可以在書評區踴躍留言哦~~~筆芯~)